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不知故人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到了影响,话多了起来。

    “你又在显摆自己的谬论。明明就是抠门和吝啬,还找借口。”聂小年还击到。说归说,还是跟在合欢身后拐了好几个弯。

    “这里有吃的?我怎么觉得连一扇门都没有。”聂小年看着眼前一排明显过不了多久就会被画个圈再写上“拆”字的低矮的旧房子问,自然遭到合欢的一记白眼。

    顺着一条小道往里走,合欢一猫腰就进去了,原来这门也是非常特别的,设在凸出来的墙壁侧面,那边又是一堵凸出来的墙壁,粗看完全看不出来。聂小年惊叹于祖国人民的创造力,若不是合欢带着他,恐怕他就算知道有这么个吃饭的地方,也完全不可能找到。

    进去之后才发现别有洞天,屋子里摆设陈放都相当讲究,古朴与时尚结合得很好,低调舒服而又雅致清新。一向审美挑剔的聂小年都称赞起来。

    “你吃什么?”合欢拿着菜单问。

    “电话里不是说今天你决定吗?”聂小年把玩着一盆兰花草的叶子说。

    “你吃东西那么挑。”合欢抱怨。聂小年吃东西和自己弟弟同洋一样,都是挑剔的人,而且都绝不承认。不过好在合欢知道聂小年的口味,经过长年的摸索,大概也知道了聂小年的食物偏好。

    聂小年的妈妈打来电话,聂小年看了一眼合欢,拿起电话到外面去接。

    聂小年接完电话回来,饭菜已经上齐。粗一看,颜色搭配得花花绿绿,很不错,弯下腰凑近一闻,果然闻着就很有食欲。

    “开吃。”聂小年说。这时候他好像听到了一丝轻轻的叹气,不知怎么,心里就微微地有些压抑,就好像那丝叹息幽幽地叹到了他的心上。

    喝了一口香喷喷的蹄花汤,聂小年像是无意地说起:“这么多年了,好像一直记得我生日的,除了我妈,就是你。”

    讽刺的是,你妈最讨厌的人就是我。合欢心想。

    “这里的东西真好吃。对了,你是怎么发现这么个好地方的?”

    “当然是月牙儿。王子山带她来过。”

    合欢看着吃松鼠鱼吃得啧啧有味的聂小年,问:“你回来后联系过月牙儿吗?怎么都没见你问过她?”

    “你怎么知道我没问过?再说,不论她过得好还是不好,都是她自己选的。”聂小年的唇角坚硬,有那么一丝不忿。

    这些字都落在她的心上。每次她以为足够了解他,可是他仿佛更加遥远了。他是简单还是复杂,合欢总是不清楚。想来这个问题也问得傻,月牙儿是不该拿来做谈资的,自己好像又变成了一个唠唠叨叨管这管那的老妈子了。合欢不与争辩,心中明白这是聂小年的理性,不过还是有些难过,替月牙儿的守候与放弃,还替自己。

    聂小年拿起勺子喝了口蹄花汤,瞟了一眼合欢,然后说:“你还是那个样子,一直以来总是爱管那么多。”

    合欢听了心里很难过,再忍不住说:“那是因为我觉得这辈子不会再有比他们几个一样好的朋友了。当我才十六七岁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也不会再有这样知根知底贴心贴肺的朋友了。”合欢急着说,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就啪啪掉了下来,意识到了之后赶紧拿手去抹,没想到越抹越多。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哭了?这么煽情了?你看你就像一个打开了的水龙头。”聂小年抽出纸巾递过来。

    合欢两下抹干眼泪,并不接纸巾,冷着一张脸说:“我才不像水龙头。”她后悔自己因为聂小年的三言两语就哭起来,后悔自己好死不死找了个这样的话题,更后悔,为什么这么久的时光没能将她的心变得更加坚硬?反而像一只透明的软脚虾。

    聂小年却没有生气,放下纸巾,夹了一只大龙虾放到她的碗里。“你干嘛?”

    “没见我这么殷勤?”聂小年只是笑,合欢轻嗤一声。

    “合欢,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

    “你问我,那你自己还记不记得?”

    聂小年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了句:“那些年,未来遥远得没有形状,生命单纯得没有烦恼。”

    合欢忘记了刚才的不快,禁不住笑出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文艺了?这好像不是你的风格。”聂小年没有理会合欢的打趣,“那天在朋友空间里看见了这句话,觉得说得很好。”

    合欢望着聂小年,他一如既往黑得像浓得化不开的墨的眼眸里,有着微微的水波荡漾。以前,合欢最喜欢在秋天下雨的时候,看枫叶落在浅浅的清澈的积水里,分不清楚青灰色的天空和青灰色的马路的感觉,就像秋枫落进了深眸之湖,鸢尾的颜色掉进了少女的明眸里。聂小年,细细看你的眼睛里,还像以前一样,说浅也好,说深也好,为什么总看不见期待看见的半点色彩?

    但为什么我还是一样地沉迷。合欢想,自己真不是个可爱的人,在最想要爱的人面前,却最不可爱。

    聂小年,想问你,恨不恨我?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