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谁赠格桑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传说中,找到八瓣儿的格桑花的人就会拥有幸福。希望你可以过得幸福。——三林”,合欢翻到照片的正面,从未见过的一朵花儿在纯净的蓝天下安静地绽放着,美丽而又炫目。合欢拿着肥肥的爪子指着数了数,果然是八瓣儿。

    格桑花,合欢以前就在某个杂志上看到过,是高原上清新脱俗的花儿,果然会是三哥喜欢的类型。“三哥,你运气也忒好了吧,这么稀罕的八瓣儿花都让你给碰着了”,合欢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挂在墙上的地图上找到信封上的地点,拿起笔重重的描红,地图上已经有好几个红点了,三哥这个行脚僧已经走了好远了。

    难怪说路在脚下呢。合欢想。

    先给月牙儿发了条短信:“亲爱的,我等下就要出门了哟。你和小宝贝儿千万小心点。待会儿老地方见。”合欢正手忙脚乱地收拾桌子上的文件,就听到了手机震动,一看月牙儿的回信“我马上就出发。我决定当一次土豪,打车来!”合欢轻笑,那么有钱的老公,早就该打车来了。

    远远地就看到坐在玻璃窗面前的月牙儿,穿着一身月牙白有只大麋鹿花样的针织衫,戴着顶藏蓝色的卷边帽,正懒懒地看着窗外,清秀疏懒而又内敛。合欢放轻脚步不声不响的走近坐了下来,月牙儿转过头,脸上一个大大的惊奇的表情,然后绽开一脸的欢乐,熟悉的娃娃音响起:“合欢,呀,你都走得这么近了我都不知道。”

    合欢看着月牙儿清冽如水的目光说:“你是不是又发呆了?”

    月牙儿抿着嘴笑笑,“我看着窗外就不知不觉走神了。不知道为什么。”

    “你一向就是这个样子。现在都快要做妈妈了,还老是发呆。以后小孩子要是像你的话,一个小呆一个大呆。”停下一会儿,合欢盯得咧开嘴笑得开心的月牙儿心里都有点发毛,才说:“你站起来,我看看。”

    “干嘛?”

    “让我看看小宝贝儿有多大了。”面对合欢一脸认真而执拗的表情,月牙儿只得无奈地站了起来。

    “为什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合欢,才三个月好——不——好!时间这么短怎么可能看得出来。你怎么比我和孩子他爸还着急。”

    “那可不是,我可是孩子的准干妈。月牙儿,你们准备给孩子起个什么名?要不我来想吧,不是我说,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还是很有才华的,就怕你家那位不喜欢……”合欢躺在月牙儿肩膀上絮絮叨叨,月牙儿被逗得呵呵呵直笑,谁又能想到这个标准的正牌白领会依偎在一个怀着小宝宝的妈妈的肩膀上,像个孩子似的叽叽咕咕自言自语呢,而且说了半天也不过芝麻谷子点大的事情。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说出来的好,终究要面对的事情,早知道或许更好。等两个人都尽兴地聊够了,月牙儿心一横牙一咬说:“合欢,聂小年要回来了。”肩膀上的身体明显一抖,“那个,现在取名字会不会太早了一点。不过还是可以现在就开始想的。记住了,回去就开始翻新华字典,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地找。知道不?”

    “合欢,如果哪一刻你需要一个人的话,记得找我,我一直都站在你身边。”月牙儿清楚合欢与聂小年在很久以前过去的点点滴滴,清楚现在的合欢愿意与自己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虽然清楚事实上两个人的生活都简单到令人发指,但是惟独关于聂小年,每次谈到他,合欢便缄口不言,长大了的合欢学会儿将关于聂小年的一股脑儿的事情埋在心中。合欢曾神采飞扬地说,“恋爱只是两个人的事情”,果然如此,在爱情上的她,所有的一切都想要自己扛。

    送月牙儿上了车,合欢挤上了公交。以前和聂小年也挤过这路车,不过每次在车上要么站得很远各自看各自的风景,要么坐在一块儿了也是埋头玩手机。想到这儿,合欢还是有些微微辛酸和惆怅,“聂小年,你终于要回来了?”

    这几年合欢渐渐发现,只有年少的时光才会那么地悠闲,才会那么没完没了地将大把的时间放在一个人的身上,以至于回忆的时候,除了关于自己仰慕的人的那根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