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 西王金母自治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一  可以说连城是痛并快乐着。

    至于和苗崇尊的交易,有了乌金盘龙鼎的帮助,三百颗培元丹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苗崇尊肯定知道了金钱宗的事,却没有半点异常,负责和连城联系的白丁和往常一样,客客气气的。但没有异常却是最大的异常。以苗崇尊的性子不搞出点动作实在有点奇怪。难道是有更深的谋算?连城不知道,但是连城长了一个心眼,防着苗崇尊一点总没错的。

    而因为乌金盘龙鼎,金钱宗有了第一个福利,那就是用之不尽的培元丹。当然这只是内部的福利,不对外出售的,毕竟和苗崇尊的协议还在那里。

    ......

    西王金母自治州位于塞外江南境内,是少数民族昆仑遗族的聚集地。

    昆仑遗族是华夏的少数民族之一,却鲜有人知晓,因为昆仑遗族的人实在太少了。唱响整个华夏的《爱我中华》中的五十六个民族便不包括昆仑遗族。

    连绵不绝的昆仑山脉,便贯穿了西王金母自治州,昆仑山脉的最高峰——公格尔峰便在西王金母自治州境内。

    昆仑遗族,便居住在公格尔峰附近。在昆仑遗族心中,公格尔峰,便是传说中的仙山——昆仑山,西王母居住的地方。

    在西王金母自治州内,除了昆仑遗族,还有一个少数民族——奉天族。

    奉天族人是西王金母自治州的主要人口。随着社会的发展,奉天族人有些被汉化,但绝大多数奉天族人都很排斥外来者。

    ......

    西王金母自治州内,群山连绵。此刻正值四月,群山之上仍覆盖着皑皑冰雪,在明亮的日光下,反射或是折射着炫目的光晕。

    这是一个天高气爽的好日子。

    “嘎吱嘎吱~”

    一辆牛车驶在一条石子道上,牛车粗朴至极,由木材造就,木板斑驳不堪。牛车颠簸,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让人不由得担心会不会在下一秒散架。唯一能看出现代痕迹的就是那副用现代工艺造就的车轮。

    赶车的是一个形貌粗犷的大汉,浑身包裹在各种牲畜毛皮拼成的衣服里。暴露在空气里的手指和脸冻得红通通的。一团又一团的水汽不断在大汉口前凝结。

    大汉有一对浓眉,像是用墨水画的,眼睛也很大,很亮,说话时总是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对方,显得坦荡而真诚。

    大汉看起来有些脏,但丝毫不让人觉得嫌弃,反而让人觉得亲近。

    “啪~”

    大汉一鞭子抽在牛屁股上,牛车顿时更加颠簸了。

    大汉放下鞭子,对着手哈了一口气,微微侧过头,一边看着前方,一边大声地道:“你们可别和我客气,我这里还有些羊皮,你们要是冷的话就披上!”

    大汉嗓子很粗,像是对着瓮说出来的,说的是汉语,很别扭,就让高丽人将汉语说出了高丽语的味道,一般人还真听不懂。

    但连城听懂了,笑道:“买买提大叔,谢谢你了,我们都是习武之人,不怕冷的。”

    连城用的是奉天语。“买买提”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对一个会说本族语言的汉人他还是很有好感的。

    “小伙子,你们是来这里旅游的吗?”“买买提”问道。

    “是的。”

    “那你们得小心点,我在我们族中算是比较好说话的,但若不是因为你会奉天语,我也不会载你们一程。我自己不会介意,但我担心我载你们会被我的族人看见。”

    连城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他早就知道西王金母州的人极为排斥外来者,不论是昆仑遗族,还是奉天族,但连城没想到会排斥到这种程度,就连载人一程也要担心周围人的脸色。

    皇甫奇、张信天和张傲菡看着脸色凝重的连城,都是一脸疑惑,她们是听不懂奉天语的。

    “买买提大叔,那我们就在前面下车吧,免得让你被族人看见,给你添麻烦,剩下的路我们自己走过去。”连城指着前面的小镇说道。

    买买提有些不满地道:“小伙子,你是看不起我吗?我买买提这点担当还是有的!既然你们坐上了我的车,那我就一定要把你们送到终点。除非你们不认我这个朋友!”

    买买提说的很直白,倒是让连城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些麻烦你了。”连城暗自打定注意,分别前给买买提一些培元丹以示谢意。

    买买提一脸高兴的样子,因为连城不再推辞,就是认他这个朋友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们汉人的老祖宗不是有一句话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吗?”

    孔子的那句名言买买提使用汉语说的,别扭至极,像是牙牙学语的婴孩一般。

    连城不禁笑了起来,他觉得买买提还真是可爱。

    买买提以为连城是在笑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这些都是我小时候我爷爷交给我的。是我说错了吗?”

    “没错没错!是因为你做的和说的一模一样,我们汉人有一句话叫做‘言行合一’。”连城朝着买买提竖起大拇指。

    买买提顿时眼睛一亮,一字一顿地念道:“言...行...合...一...”

    半晌后,买买提一拍大腿,惊喜道:“我懂这个词的意思了!你们汉人说话真是简洁,几个音叫表达清楚了!”

    连城和买买提又聊了一阵。

    突然,买买提朝着连城凑了过来,往身后瞥了一眼,小声道:“小伙子,那个穿红衣服的漂亮女孩是你什么人?”

    连城一愣,他没想到憨厚至极一脸正经的买买提会问出这么一个不正经的问题。

    “她...是我的一个朋友。”连城思考了一下道。总不能说张傲菡是她的“侍女”吧。

    “朋友?”买买提贱兮兮地笑了。

    买买提这句话是用汉语说的。皇甫奇、张信天、张傲菡都听懂了。

    张信天眼珠转了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张傲菡却是脸色不变,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像是没听见一样。

    连城却是脸一黑。买买提明显是故意的,虽然是好心,但好心有时办成坏事。幸好苏倾城因为上课不在这里。

    “大叔,你误会了...”

    连城刚想解释,却被买买提抬起手打断了:“小伙子,男女之事嘛!不要藏着掖着,有爱就大胆说出来!不然被抢走就后悔莫及了!”

    连城只能回以沉默。他能说啥呢,越解释越模糊。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