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6.第86章 回到阳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眼神一凌,试探问道,花教主果然女中豪杰,你就不怕我使诈而绑架你?要知道我的功夫就算叶长老也未必是对手。

    花教主仰面而笑,突然一字一顿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花教主如若真是个草包,黑路崖何有今天?有本事你只管放马过来,看我惧不惧你!

    她似乎有恃无恐,原本妩媚的眼神变得凄厉无比,好像一下子就要吃掉我的样子。说实话,我本来有劫持花教主的冲动,但随即打消了,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这花教主算定吃定我了,再说黑路崖高手辈出,花教主又深不可测,万一打草惊蛇,我只有死路一条。我呵呵笑道,花教主何必动怒?想我龙珠驸马英雄气短,总不能跟着一个绣花枕头刀尖舔血吧?刚才属下有意一试,教主果然巾帼之风,佩服,佩服!

    花教主厉声说,我正好问你,你先前是阴司殿的龙珠驸马,怎么转眼就变成黑路崖叶长老的徒弟了?如此反复小人,我怎么相信你跟我一条心?

    我不卑不亢说,胜者王侯败者寇,我识时务者为俊杰行不行?大丈夫能屈能伸。

    花教主媚笑说道,你的意思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我嘴里冷哼一声说,良禽择木而栖,如果你乃圣明之君,那我定当尽心尽力辅助,反之,我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花教主蹭地一下坐起来,眼含泪水地望着我,她丰满的身子忽然颤抖起来,似乎极为动容。

    我跟着站起来,指着她说,你——你。

    花教主先前故意压低嗓音,叶长老走了以后突然无所顾忌,不再掩藏她本来的音貌,但正是这个声音一下子震惊了我,语气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我反复打量着花教主,不假思索说道,你伪装花教主,你就不怕被人识破?纸是包不住火的,小心玩火自焚。

    花教主一时失态露出了马脚,先是一愣,而后半响才说道,你认出我是谁来了?

    我说,本来我在猜想你到底是谁,你眉目之间的神色却让我想起一个故人来,尤其泪光中的那份幽怨——你是大公主!

    花教主停顿半响,忽然一扯黑丝巾,喜极而泣说道,不愧是龙珠驸马,如此短的时间就被你看出破绽,这一点令人佩服,幸好你不是我的敌人,就算昔日夫君狗不理站在这里,他都认不出我来,你是如何看出来的呢?

    我笑着说,这个不难,交朋友要交心,看人看得不是外表,而是她的气质。你大公主的气质与众不同,我自然记忆犹新。另外,你的眼神从见我那一刻开始就没有敌意,反而露出一股浓浓的情谊,花教主从未跟我谋面,所以我判断你一定是故人。阴曹地府的女性朋友不多,小公主纯真无邪,没有你成熟风韵,更没有你的才气。叶长老的女儿叶儿仅是一面之缘,她没有你身上的半分才华,所以,我断定你是大公主!尤其你那个晃来晃去的屁股,几乎是你大公主的风向标嘛。

    大公主没有因为我的一丝轻薄而生气,反而轻轻地为我鼓掌说道,抽丝剥茧,分析地入木三分而分毫不差,若说我才华横溢,倒不如说见识非凡,干脆把黑路崖的教主之位让给你得了,我正好落个清闲。

    我说:“万万不可,这个烫手的山芋还是你自己拿着好了,黑路崖当今局面好比一碗清水,你端着是平的,我端着就该翻了。”我随即疑惑说道,“你怎么突然冒充起黑路崖的花教主,你就不怕被他们一眼认出来?黑路崖跟阴司殿势不两立,一旦稍有闪失,你等于羊入虎口。”

    大公主给我端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说,你先喝口水,我怕谁认出来?我本身就是货真价实的花教主,黑路崖没有人敢往这方面想。在阴司殿我又是名符其实的大公主,阴司殿的人更不会怀疑我就是花教主。

    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我更糊涂了,一头雾水说,你既是花教主,又是阴司殿的大公主,所有的人都是傻瓜,竟然没一个怀疑到你的身份?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假以时日,你会被人看破的!

    大公主嘻嘻笑道,你多虑了。黑路崖的女性教众都蒙着一条黑丝巾,这本身就是我最好的保护,教主职位日理万机,这上传下达用嘴说话就可以,真正见过我庐山真面目的人只有四大长老,叶长老你是见过的,还有王、孙、李三位长老,即使有人怀疑,他们四个也会为我作证。

    我说,狗不理是王长老的大徒弟吧,狗不理和王长老鼻息相同,万一有个风吹草动,你怎能不被揭穿?除非你有分身之术。

    大公主说你龙珠驸马说对了,我就是分身之术。黑路崖前一任教主“花雕”是个老头子,他经常和我父王秦广王私下比武,最后死在父王手中,于是我们派人冒充花雕,迅速导演了一场战事并导致花雕死亡,我就名正言顺地当上了黑路崖的教主。

    我问道,你说得轻巧,既然花雕被杀,你是阴司殿大公主,是黑路崖的敌人,就算你易容假扮花雕之女,黑路崖的老教众不在少数,难道他们也不认识花雕的女儿什么模样?

    大公主撩起裙子,缓缓地蹲在我面前,扬起倾国倾城的脸庞说,阴司殿大公主就是花雕之女。黑路崖有一个擅长整容的教众归顺了阴司殿,他为了表示投靠我们的决心,偷偷杀害了花雕的女儿花骨朵,这叫”投名状“,花骨朵和我年龄相仿,模样很相近,父王就将错就错地把我打造成花骨朵,我就学着花雕女儿的样子整容。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秦广王高瞻远瞩,将你打造成花骨朵和大公主双重身份,黑路崖和阴司殿之所以打打杀杀了近千年,却没有任何一方土崩瓦解,而始终相互平衡制约,大公主你是功不可没啊。但我还有一点不明白,狗不理和你夫妻一场,难道他也没发现你周旋于阴司殿和黑路崖的秘密?

    大公主面露凄容叹息说,不是他没发现我的秘密,而是自始至终没给他这个机会。狗不理和我是一对“假夫妻”。

    我瞠目结舌,原先以为他俩不和,本想到还是假夫妻。我问道,一张床上同枕共眠,假夫妻怎么可能瞒天过海?

    大公主说,晚上都是她人代替我和他行房,狗不理有一个嗜酒如命的习惯,一个喝醉酒的人意识不清,这么多年,狗不理实际上是跟我的一个替身睡在一起,倒不是我玩弄感情,其实一切都是为了阴司殿和黑路崖,千万人的生死跟我个人的牺牲相比重于泰山,如果我的身份被识破,黑路崖和阴司殿将血雨腥风。

    我也跟着叹息一声说,你牺牲这么大值得吗?一个人,两种生活,每天活在虚与委蛇之中而痛苦万分,这不是常人所能忍耐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