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5章 皇帝驾崩 二道圣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朱红醉枝八步床,蓝色的鲛丝软帐在风中轻轻的飘逸,青纹绘龙图滕的炉鼎之中燃着薰香,缭绕着淡淡的烟雾。

    寝宫里,脸色腊黄,只剩下一把骨头的南宫凛,瞳眸依旧凌厉深邃,紧紧的盯着床前的儿子,一只手抓着他,一眨不眨的望着他,似乎看不够似的。

    南宫凌天上挑了凤眸,尾梢轻翘,说不出的明艳风华,他漆黑的瞳眸之中此时拢着心痛,反握着南宫凛的手,哽咽开口。

    “父皇,儿子不要这高高之上的皇位,父皇一定会好起来的。”

    南宫凌天为了以往对父皇的疏忽而心痛着,这一刻心里不禁有着祈盼,若是父皇没事就好了,可是看南宫凛的神态,心中知道,只怕父皇这一次真的熬不过去了。

    南宫凛摇头,喘息着,眼神微微有些涣散:“天儿,父皇熬不过去了。”

    现在的老皇帝已经接受了自已即将不久于人世的事情了,因为病了好长的时间,病痛折磨了他的雄心壮志,使得他不祈求活了下去,最近三个月御医一直用药吊着他的命,这让他很痛苦,若不是为了等天儿,他真的不想让御医用药继续吊着他的命了,只不过是苦苦熬着,把最后一点的心血熬干吧了。

    南宫凛又抬首望着南宫凌天。咳嗽了起来,南宫凌天赶紧的伸手轻拍他的背。

    “父皇,有话你慢慢说,别着急了。”

    南宫凌天一边拍一边端了痰盂过来,侍候南宫凛把喉间的一口痰咳了出来,方才好一些。

    南宫凛望着儿子一点也不嫌弃,心里很是温暖,他是真的很想把皇位传给天儿的,可惜天儿他不要这皇位,他知道他是为了他六皇兄,可是若是他不要皇位,就没办法呆在京城了,因为一山不容二虎,也许新帝会感激他的退让,太后会感激他的成全,但是假以时日这一切都会被冲淡的,到那时候,恐怕他就要落得一个功高盖主不好的名声了,而他不希望他们兄弟再相残了。

    “天儿,若是你不当皇帝,就要交出兵权,手中的一切职务,你真的愿意吗?”

    南宫凛望着南宫凌天。南宫凌天一愣,倒是没想那么多,想想心中了然,若是他把持着兵权,或者占着职务,只怕新帝不会容忍这件事,虽然他是他的六皇兄,但也仅仅是现在是,等到新帝登基了,他就是一个皇帝了,皇帝最忌掸的就是功高盖主的人了。

    南宫凌天在回京之时已经想过放弃一切了,此时听自个的父皇问起来,沉稳的点头:“父皇,等新帝登基,儿臣会放弃兵权,和职务的。”

    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带羽儿回西北的幽州去,再不回京城。

    其实他不当皇帝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不想辜负了六皇兄和柔妃,从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六哥和柔妃娘娘对那皇位是誓在必得的,而且柔妃和六哥对他都很好,这些年来,他们什么都没有动,没有算计他没有利用他,哪怕他们做一件,也许今时今日的局面就不一样了。

    还有一件,若是他当上了皇帝,他就要忙碌政事,谋算江山社稷,他的心胸也许在帝皇之位上变得多疑而善变,日后他是否还能保持着这样一颗爱羽儿的赤子之心,为勉自已真的走到这无可挽回的地步,所以他宁愿放弃这万里江山,与羽儿回幽州,逍遥自在一身,做一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逍遥王爷。

    南宫凌天想到这,神色严肃,瞳眸满是认真的开口:“父皇,儿臣愿意交出手中的兵权,卸下职务,回到幽州去。”

    老皇帝听到这里,知道南宫凌天已经下定了决心,逐不再这个地方纠缠。

    “父皇会下旨把幽州往北的十座城池划给你的,虽然那个地方贫瘠,但是好好整治,会好起来的,假以时日你会成为一方诸候的,这足以让你们一家过得好了,只是日后不得新帝传诏不准进京,”

    他只是为了保护兄弟两个不要自相残杀。

    “是,父皇,儿臣遵旨。”

    南宫凌天没有反对,一朝天子一朝臣,尤其是日后他若是成了诸候,再没事在新帝的眼面前晃,不是提醒新帝他有不诡之心吗,所以他不会随便进京的。

    房间里,父子二人继续说着话,却不再是关于朝政上的事情,而是父子彼此之间的温情。

    寝宫外面的大殿内,坐了不少的人,除了皇子后妃外,连太后娘娘也赶了过来,先前太后娘娘去寝宫休息了,这会子赶了过来,才知道北幽王夫妇二人进宫了,皇帝正和北幽王在寝宫里说话。

    太后的神色有些不好,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事实上皇帝南宫凛的岁数还不大,今年才五十岁左右,太后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是自已的儿子,可想而知心里有多痛,而且皇帝是儿子和皇帝是孙子这对于她来说,对于蒋国公府的人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太后垂泪,一下子老了很多,花惊羽领着叮叮和铛铛正陪着她,安抚着她。

    “皇奶奶,你别累着自已的身体了,父皇不会有事的。”

    这劝慰有些苍白,老皇帝是肯定不行了的,可该劝的还是要劝。

    一侧的叮叮和铛铛,伸手拉着太后的手,软声软气的说道:“曾祖奶奶,你别哭了,你哭了叮叮的心就疼了。”

    太后望向叮叮,听着他软软的话,竟然奇异的好受了一些。

    一侧的铛铛也笑着接口:“曾祖奶奶,我们陪您说话儿,你就不难过了。”

    “好孩子,”太后伸出手摸着两个小家伙的脑袋,脸上的神色略好一些,和叮叮铛铛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大殿内,柔妃娘娘和庆王由此至终都是满脸温和的笑,另一侧的容妃和八皇子南宫竺的神情却有些幽暗,另外一些妃嫔和皇子公主也安静的坐在大殿下首,朝中的官员分成两派,一派端坐在庆王的下面,一派端坐在八皇子的下首。

    不过此时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念头,皇上会不会下旨奉北幽王殿下为皇上。

    大殿内各人神色不一,全都竖起耳朵听着寝宫之中的动静,不过一直没有听到任何的声响,直到南宫凌天肃冷的声音响起来:“来人啊,宣御医。”

    寝宫外面的太监立刻尖细着嗓子叫起来:“宣御医。”

    长长的尾音一直拖到大殿内,御医立刻起身,大殿内所有人也都急急的起身奔向寝宫。

    寝宫里很快站满了人,此时皇上已经昏了过去,御医正在施针,诺大的寝宫里鸦雀无声,谁也没有说话,所有人都望着床前的御医。

    御医忙碌了一会儿,总算松了一口气,起身望向身后的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皇上暂时没事。”

    一时间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太后娘娘望了一眼寝宫之中满满的人,心情沉重的吩咐:“皇上已有缓和,大家都去大殿候着吧,全都待在这寝宫里,使得寝宫气流不畅,于皇上并没有益处。”

    “是,太后娘娘。”

    有人往外退去,容妃恭顺的望着太后娘娘请示:“太后娘娘,臣妾留下来照顾皇上吧。”

    太后摇头,挥了挥手:“哀家留下来陪陪皇儿吧。”

    说到最后,太后的眼里潮湿了,用锦帕轻轻拭泪,容妃没有再说话,颔首领命,一众人鱼贯的走出了寝宫。

    南宫凌天和六皇子南宫玄月在寝宫外面询问御医:“父皇究竟怎么样?”

    御医惶恐的跪下禀报:“回两位王爷的话,皇上只怕撑不过今夜了,。”

    南宫凌天和南宫玄月二人一言不吭,心情都很沉重,一路往大殿外走去。

    大殿内谁也没有走,同样的谁也没有说话,皆沉默的等候着,皇上熬不过今夜了,所以众人都在等待着,希望第一时间送了皇帝离开。

    大人等候倒没有事,可是小孩子如何忍得住,叮叮和铛铛坐了一会儿,便有些耐不住了,不停的动着,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已的父王和母妃,看到大人们脸色凝重的表情,又不敢说话,可是他们真的好想出去玩啊。

    一侧的庆王妃自然也看到了两个小家伙坐立不安的样子,再看看自已身侧的儿子倒像个小大似的一动不动的端坐着,不过看他的眼神,却是十分喜欢这两个小家伙的,庆王妃缓缓的开口。

    “七弟妹,不如让夜儿带他们两们两个在明德宫的小花园里逛逛如何?”

    花惊羽瞄了一眼,最后倒是同意了,叮叮和铛铛一听可以出去玩,立刻满脸的神彩,两个四岁的孩子还不了解死亡的沉重,再加上老皇帝南宫凛与他们也没什么感情,所以两个小家伙早把心思放在出去玩的事情上了。

    南宫夜一直跟着自个的母妃,此时听到母妃让他带弟弟妹妹出去玩,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眼底一闪而过的开心,不过想到今儿个皇爷爷病重,心情又有些沉重,不过依言起身:“是的,母妃。”

    南宫夜走了过来,一手牵了一个,带着叮叮和铛铛两个人往外走去,

    花惊羽怕两个小家伙惹事,又吩咐了阿紫和颜冰两个丫头跟着他们,庆王妃又选了两个嬷嬷跟着南宫夜。

    几个人走出了明德宫的大殿去,往明德宫的后花园走去。

    庆王世子南宫夜虽然被庆王妃教得进退有礼,举止温雅,可是倒底是十岁的小孩子,一离了大殿,便活跃了起来,望向左手边的叮叮,又望向右手边的铛铛,满脸的高兴。

    “你们两个长得和七皇叔和七皇婶好像啊,真可爱。”

    叮叮和铛铛一听南宫夜夸他们,立马来了劲,而且也喜欢起南宫夜来。

    “哥哥,你也长得很好看喔。”

    “是啊,而且哥哥的个子好高啊,”

    铛铛比划了一下南宫夜的身高,抬头仰望,十分羡慕的开口,三个小孩子走在后花园里,本就生得极出色,似毫不比那些怒放的花草掉色,反而是人比花娇,天幕浅红的余晕笼罩在他们的身上,好像镀了一层柔和的光芒似的,越发的可爱粉妆玉彻。

    阿紫和颜冰二人在后面说着话,庆王府的嬷嬷也陪同着她们在一起说着话。

    北幽王府和庆王府的关系一向交好,所以下人们在一起说话也是很自然的,没有什么勾心斗角。

    庆王府的一个嬷嬷羡慕的望着北幽王府两个粉妆玉彻的小家伙。

    “你们北幽王妃倒真是好福气,一胎生了两个可爱聪明的小家伙。”

    颜冰满脸笑意,望向嬷嬷说道:“其实庆王妃也是有福气之人,你看庆王小世子真正是进退得当,举止大方,一看就是人中龙凤。”

    嬷嬷一听颜冰夸自家的小世子,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很是高兴,高兴之余又叹气:“可是你不知道,我们世子一心想要一个小弟弟小妹妹,可是王妃却一直未怀上。”

    南宫夜是喜欢小孩子的,所以一看到可爱的叮叮和铛铛便喜欢上了。

    他幼时也一直缠着庆王妃想要一个小弟弟小妹妹,可是庆王妃后来一直未怀上。

    虽然府里有庶弟庶妹的,母妃又不让他和这些庶弟庶妹的玩,母妃说了,这些人虽然表面上喜欢他,但是牵扯到了利益,也许心中早已存了暗害他的心,所以让他和他们保持着距离。

    前面不远处,南宫夜正把花园里的花介绍给叮叮和铛铛,三个人一边玩一边说笑,十分的开心。

    身后的几个人便由着他们玩了。

    天色慢慢的暗了,黑了下来,前面的三个家伙竟然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颜冰和阿紫望了一眼天色,出来好一会儿了,两个小家伙差不多也累了,他们还是回去吧。

    几个人往前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叫:“小世子,小郡主,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

    “是啊,世子,我们该回去了,要不然王妃要担心了,”庆王府的嬷嬷也开了口。

    躲在花园一角的南宫夜,应了一声站起了身子,另一角的铛铛也应了声起身。

    一高一矮两个小家伙走了过来,因为玩耍,两个家伙脸色都有些晕黄的神彩,沁出淡淡的汗珠子。颜冰取了帕子替铛铛的脸上擦汗。

    阿紫见叮叮还没有出来,不由得往前走了几步叫唤道:“小世子,别躲了,我们回去吧,天色不早了,奴婢带你去吃点东西吧。”

    可惜依旧没有人应,阿紫先开始还不以为意,小孩子顽皮嘛,又走了几步叫着:“小世子,别躲了,奴婢看到你了。”

    依旧是没有人理会。

    这一次南宫夜出声了:“叮叮,快出来吧,我带你们去吃好吃的东西。”

    可是依旧没有人理会。

    这下花园中的颜冰和阿紫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脸色一下子苍白了,难看至极,两个人慌乱了,连带的庆王府的嬷嬷也慌了,所有人分开在明德宫的后花园找起人来。

    明德宫的后花园虽然不小,不过也不是特别的大,几个人找了一圈,很快确定叮叮不见了。

    一知道叮叮不见了,铛铛直接咧开嘴哭了,这一对又胞胎兄妹不但感情好,而且是以叮叮为主的,铛铛知道哥哥不见了,直接大哭。

    颜冰和阿紫脸都急白了,她们一直待在不远处看着,先前还看到叮叮的影子呢,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人就不见了,而且她们一点动静也没有听到,颜冰和阿紫都是会武功的人,若是有人劫了叮叮,她们应该会察觉,而且叮叮也会发出叫声的啊,怎么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不见了。

    人不见了,颜冰和阿紫等人只得禀报给自家的王爷和王妃。

    这下不但是南宫凌天夫妇被惊动了,大殿内很多人都被惊动了,。

    皇上病重,北幽王府的小世子竟然在这种时候不见了,这不是添乱吗?

    花惊羽一听到自已的儿子不见了,心里的怒火像火山一般的喷发出来,领着几个王府的下人直奔明德宫的后花园。

    铛铛一看到自家的母妃,便扑到了花惊羽的怀里。

    “母妃,叮叮不见了,他一定是被坏人抓走了。”

    花惊羽抱着女儿,眼神摒射出狠戾凶残的光芒。

    皇上病重,儿子不见,这两者之间分明是有关联的,背后这该死的人,若是被他们查出来,一定不会饶过此人的。

    南宫凌天身侧跟着的乃是庆王南宫玄月以及一名朝中的官员,还有数名手下,众人动作迅速的在后花园搜查了一遍,最后确认叮叮确实不见了,被人从明德宫的后花园给带走了。

    但是如何带走的呢,后花园里有颜冰和阿紫两个懂武功的人看着,若是有人劫走的,她们肯定会发现,而且叮叮那么聪明肯定会叫。

    所以说带走叮叮,是因为他自愿被带走的,是有什么东西吸引他了,所以他自愿被带走的,明德宫的后花园,除了前面的正门,还有单独的偏门,也就是有人打开了这扇偏门,用什么东西吸引了叮叮被带走的。

    南宫凌天一发析清楚,便下令宫中的侍卫搜查整个皇宫。

    人一定藏在皇宫里,还没有被带走。

    只是眼下叮叮在什么地方呢?花惊羽立刻想起了小白,命令颜冰立刻进北幽王府把小白带进宫里来。

    另一边南宫凌天让庆王南宫玄月进明德宫去注意着父皇的安危,父皇今晚似乎有些不大好,而且偏这时候,他的儿子叮叮不见了,宫中似乎有一张展开的大网正等着他们一样。

    南宫玄月自然也是知道的,吩咐了南宫凌天一声,带着庆王府的手下一路进了明德宫,注意着父皇的事情。

    南宫凌天走了过来,望着一脸嗜冷,周身笼罩着凉薄杀气的羽儿,伸手接过羽儿怀里的铛铛。

    “羽儿,别担心,叮叮不会有事的,他很精明,我听白竹说过,他会使毒,应该没人可以动得了他。”

    虽然如此,但是南宫凌天的心里也很担心。

    小白很快被带进了宫中,但是竟然感受不到叮叮身上的气息,原来那背后动手脚的人,竟然用了一种掩盖人体气味的香味,掩盖住了叮叮身上的气味。

    这说明背后动手脚的人,不但熟悉他们,也很熟悉宫中的情况,这人是谁?

    南宫凌天眯眼,瞳眸满是阴霾。

    花惊羽更是愤怒得想杀人,若是现在那人在面前,她不介意一掌毙了他的命。

    “凌天,恐怕这事和帝位有关?”

    花惊羽森冷的开口,南宫凌天也想到了这个,父皇病重即将逝世,有人劫走了他的儿子,无非就是威胁他不准他们北幽王府的人擅动,这人是容妃和八皇子的人吗?

    可是容妃和八皇子一直在宫中未动,那么还有谁隐在宫中动了手脚。

    南宫凌天和花惊羽二人正在分析可能是谁动的手脚,忽地青竹领着人飞快的奔了过来:“王爷,有信。”

    原来青竹领着宫中搜查各处的时候,竟然看到以前皇后所住的祟佳宫大殿上有一封信,是写给自家王爷的。

    南宫凌天伸手接过了信,沉声问青竹:“在什么地方发现的。”

    “皇后住的祟佳宫,因为祟佳宫没有住人,所以属下想会不会有人把小世子藏在哪边,便领着人进去搜查了,不想发现了这么一封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