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2章美人如花(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清雅,住口。”已经得罪了苏记的东家,傅长狄再也不想将事情恶化下去了。他大步走到清雅面前,压低了声音说,“她不是你能招惹的。”

    可惜他的话却让盛怒中的清雅更加暴怒,那个清瘦的女子不就是一个乡下姑娘吗,有什么好怕的。

    “玲珑公主,这就是贵国的待客之道吗?”清雅无视傅长狄,依然高姿态逼视着玲珑。

    她的话让大庆的公子、小姐一阵不满,无论如何,涉及到国事的高度,是个人总不愿意别人说自己的国家不好。

    “不知道清雅公主指的是谁?”玲珑正色问,既然对方已经提到了国家的名义,她就不能马虎了。其实在看到景宁不虞危险的目光以后,她已经猜测到清雅说得是谁了。

    哎,她这个堂妹同样也不是好惹的主呀。这件事处理起来有些棘手。

    “本郡主就是不让你进村怎么呢?不经过主人同意就想私自闯入,那是偷,懂不懂?”果然,没等玲珑作出裁决,景宁在一旁就炸毛了。

    原来是纨绔对跋扈,众人一阵了然。又听说清雅想闯进清溪村,大家又露出古怪的笑容。

    清溪村目前可是大庆最为神秘和最富富饶的地方,想进去看看的人多的去,关键是谁有那个能耐。

    就是霖王这边的庄子,要不是因为有皇上的圣谕,清雅这个笨女人以为还能进来吗?

    “你竟敢说我是偷?本公主只是想看看而已,一个乡下的破地方,在我们东燕国随处可见,本公主给她面子,她竟然还敢拿乔?”清雅气的浑身只发抖,一辈子加起来也没有今天受的气多了。

    如果她说得话,原来大家还憋着,现在听了,所有的人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个都笑出了声音。

    全天下想找出一个和苏记一样的村子恐怕难上加难,就是苏青青在外面建立的基地,论起规模和厂子,也要比这边逊色很多。

    清雅的话说得这么满,也不怕闪了舌头。

    “笑什么笑?”清雅听到嘲笑的声音,骨子里的暴怒也出来了,此刻她狰狞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一国公主。

    “东燕国人杰地灵,青青相信那儿好地方会数不胜数,可是清溪村是青青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在青青的眼中、心中,哪一个地方也比不上。它就是我们大庆最美的地方,甚至是天下最好的地方。”苏青青不卑不亢地说,“村子的规矩不许外人进入,任何人都一样。”

    “你……”清雅环顾了四周,发现所有的人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玲珑公主,你就任由着一个小小的贱女人侮辱本宫吗?”转而,她将玲珑都记恨上了。

    “啪啪。”紫苏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发射出两个水滴,正中清雅的膝盖。她刚质问完,就跪倒在地上了。

    “哎呀,你知道错了就算了,大冷天的跪下来多不好意思呀。”景宁笑眯眯地落井下石,心里可乐坏了。她心里有数,估计是苏青青身边的丫头干的好事。

    清雅面对着苏青青和景宁站着,此刻一跪下,好像是冲着她们磕头。

    四周又响起了闷笑声。

    “谁?谁算计本公主?”清雅的泪水都出来,堂堂一国公主给一个乡下女子跪下,要是传到了东燕国,她就再也无脸回去了。

    “清雅公主。”李元立此刻正和一批公子哥出来,见到还没来得起身的清雅,顿时吃了一惊。

    “二皇子,她欺负本宫,玲珑公主不管,你也不管吗?”清雅在婢女的搀扶下爬起来,刚站好,就冲着李元立开火了。

    “谁欺负公主,总的让本王将事情搞清楚吧。”李元立微笑着问,那态度温雅和善。

    “就是那个臭女人。”清雅指着苏青青。

    苏青青觉得脑袋都大了,这个混蛋的清雅不敢得罪景宁,为什么就抓着她不放了。

    “清溪村盛产各色香水,青青虽然是个乡下丫头却成天泡在其中,我想公主的嗅觉是不是不太好呢?”苏青青淡淡地回答,这番话针对的就是臭这个字。

    “你们村子生产香水?你的口气还真大。天下谁人不知香水是苏记所产,将别人的功劳巴拉给自己,还真不要脸。”清雅得意地说。

    四周响起一阵吸气声,这个公主真的是愚蠢到家了。

    苏青青的话已经是晾明了身份,她还在那儿唧唧歪歪的,真够没脑子的了。

    “不是本宫不给你做主,而是事出有因。”玲珑这是才淡淡开口,“清溪村不比别的地方,不说公主,就是本宫和在座的每一个人要是不经过苏姑娘的同意,谁也进不去了。”

    淡淡的陈诉中带着浓浓的嘲笑口吻。

    李元立一听也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心里也冷笑起来,清溪村要是那么好进的话,他也不会等到现在还站在其门外。

    “青青,这一片梅花本来就是为我们种的,干脆今天就让人采了花朵,咱们自己回村子去欣赏得了。”景宁白了清雅一眼向苏青青建议,“你亲自给我调制一瓶梅花香水,好不好?”

    她像个讨好主子的小狗一样卖萌。

    “苏青青,本世子也极其喜欢这个味道,要不你动动手多调制一瓶,让本世子送给老娘。”纪莫言一直都在看笑话,这会儿也参合到了玩笑中。

    这篇梅林竟然是专她种植的,不仅清雅听了吃了一惊,就是另外两个公主也愣住了。

    玲珑听了只是淡笑,“景宁,过两日可好?你将花朵全都摘下来,否则我们这么多人过来干什么?”

    “小人参见公主、苏姑娘。”韩管事听到苏青青在这儿被人缠上,吓得立刻过来了。要是苏姑娘在这儿被人给欺负了,他的小命也不要要了。

    “有事情?”玲珑看着他问,这儿所有的住宿都是这位管家安排的,她不知道这儿出了什么事情。

    “小人是过来询问一下,明天的食材要怎样安排才行。”韩管事恭敬地看着苏青青。

    苏青青此刻的心情也不是太好,更不想管这些人的吃喝拉撒睡。“你们自己庄子有那么多的蔬菜,自然用你们自己的了。”

    “可是王爷已经将所有的菜都卖给姑娘。”韩管事带着小心请示。

    “我想这不是我的问题。”苏青青干脆拒绝。

    “哈哈,本世子的庄子里倒是有不少。”纪莫言大笑着说,“不过,本世子的东西也是和清溪村签好协议的,不能单卖给你们。”

    终于看到有人倒霉了,纪莫言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二皇子、公主殿下,你们看,饭食要怎么样安排?”韩管事心里暗笑,王爷这一招釜底抽薪做得太好了,这个狗屁公主竟然想欺负未来的王妃,啊呸!

    “二皇兄,饮食的事情可是交给你的。”玲珑带着气看着李元立。

    李元立眼睛一紧,不过,来的时候就分工好了。饮食归他管,他想着李元楚的庄子里都是好东西,吃的无论是蔬菜还是肉类都是不缺的,谁知道李元楚在这儿摆了他一道?

    “苏姑娘。”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这么多人的饭食问题,否则的话,中午这一顿,厨房里有现成的东西。到了晚上和明日要怎么办?

    他现在只能向苏青青求救了。

    “能不能匀一点儿食材给本王呢?”他笑眯眯地看着苏青青。

    “二皇子,我只是一个商人。”苏青青淡淡地看着他,“只要有银子,庄子里什么都有。”

    这也是实话,现在的清溪村再也不是当年的清溪村了,连海边她都建立了干海货处理厂子。那些曾经是最顶级的海鲜,现在村子里家家户户都能吃得上,算不得是稀罕东西了。

    想一想,连海苔都让做成了零食,普及到了四国和周边的小部落,还有什么能难倒她的?

    亲眼见到她面不改色地当众谈价,众位小姐心里都平衡了。这样的女人,霖王一定不会选择她当了正妃的。

    “本王自然知道买卖是需要付银子的。”李元立咬着牙回答,皇上给出办宴会的银子,他本来还想李元楚这边有现成的食材,那些银子他就可以落进自己的腰包里。

    现在倒好,一个子也看不到了。

    “韩管事,你带着人去庄子那边将东西运过来。”李元立安排。

    “本公主……”清雅被人忽视,心肝气的都痛。

    “闭嘴,还不嫌弃丢脸吗?”傅长狄有气无力地说,“她可是苏记的东家。”

    “她?”清雅吃惊地睁圆了双眼。

    “闭嘴。”傅长狄现在只有这一句可说了。

    “公主,青青先告退了。”苏青青给玲珑公主行了一礼,“我要过去安排一下。”

    玲珑知道这只是她的借口,却无法拒绝了她。反正苏青青也看到了各国的公主,皇上委派给自己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

    “好。”玲珑也没有拦着她。

    几个丫头跟在苏青青后面也行了礼,然后就准备往外走。

    “等等我,我也要回去。书院里下午我还有课了。”景宁大叫。

    “景宁,你不留下?”玲珑皱着眉头看着她。

    “没空了。”说着,她小步跑过去抱住了苏青青的胳膊,两个人就这样亲亲热热地离开了院子。

    “清雅公主,实在是抱歉。”玲珑也能装,明明心里对清雅鄙夷得很,脸上的笑容却特别真诚。

    清雅还没有从苏青青就是苏记东家的打击中回味过来,来时,皇上说得不能招惹的人其中也有一个是苏青青,她的运气为什么这么差,一来就得罪了两个不能得罪的人。

    “乌烟瘴气。”到了桥上,景宁像一个老学究一样摇着脑袋评价。

    老气横秋的话逗得苏青青忍不住笑出了声音,“你哟。”

    几个丫头也忍不住笑起来了。

    张罗东西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跟着他们进村子的下人,苏青青直接就扔给了韩管事,让他直接去找丁一了。

    景宁说到做到,真的跑去了学院里了。

    苏青青带着丫头们则回到了药房中。

    “回来呢?”刚进屋子里,她就看到一个不该出现的人正端端正正坐在药房的椅子上了。

    “你怎么过来呢?”苏青青抱怨地问。

    几个丫头很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在那边受气了吧?”李元楚看着她笑眯眯地问。

    “我受气,你是不是很高兴?”这话有些蛮不讲理。

    李元楚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不高兴可以不过去,过去了不高兴,你大可以发脾气。”

    “你是埋怨我没骨气?”苏青青斜睨着他。

    李元楚哭笑不得,原来女人蛮横起来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明明他说得就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

    “我的女人,自然是最好的。谁欺负了你,你只管欺负回去就好。”李元楚柔声哄着她。

    “那几个公主可都是美人,是比花儿还要娇媚的美人,你躲在这儿,不后悔?”苏青青斜睨着他。

    “在本王的眼中,能比花儿还要娇媚的自然是青青了。”李元楚笑着回答。“本王已经吩咐下去了,明日下去就让人将花摘下送过来。”

    “你疯了。”苏青青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这样到处为我树立敌人,惨的是我知不知道?”

    “父皇有心试探你,你可不能自己吓怕了。”李元楚将她握在自己的手上。

    “他试探我干什么?”苏青青撇撇嘴问,“那几个公主是打算给你留作正妃的吗?”语气中酸酸涩涩的,明显心里不痛快。

    “本王的女人只有你一个,本王已经对父皇和母后都讲过了。”李元楚小有委屈,“青青是不相信为夫吗?”

    “什么为夫,八字还没有一撇了。”苏青青送给他一个大卫生眼。

    “那是为夫做得不好,今后一定会更加努力。”李元楚温柔地说。这样的吵吵闹闹并不影响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恰恰相反,反而是两个人的一种小情调。

    苏青青当然清楚皇上将赏花宴在李元楚庄子里举办的用意了,说白了,就是对她苏青青的挑衅。

    为人父母者,自然希望优秀的儿子找到最好的,哪怕自己再好,在对方的眼中和他儿子比起来也是差了一大节。

    苏青青很想告诉皇上,既然她下了决心和李元楚在一起,还真不怕他的刁难。

    “要是你敢乱看美人的话,我就看美男。”苏青青恶狠狠的警告他。

    “这个机会本王不会给你的。再说天下又有谁能比本王还要长的好的人呢?”李元楚厚脸皮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