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9章争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纪莫言对于医学上的常识认识几乎就是零,他跟着白芷进了实验室,更多的是好奇。

    这儿建设的真的很不一样,连墙壁上都镶嵌了几颗夜明珠,看得出苏青青这个小气的人在这儿是下了大的本钱。

    “过来看看吧。”穿着白色大褂子的苏青青坐在简易的显微镜前正观察着什么。

    纪莫言也不知道苏青青让他看什么,但还是听话地坐下来好奇地看起来。

    “这是什么玩意?”看到显微镜下游动的生命,纪莫言乐了,这东西怪好玩的了。

    “疫苗。”苏青青简略地回答了两个字。

    “什么,这就是疫苗?”他怪叫着。离开显微镜,他发现面前只是一点儿的汤药水。

    “嗯,即使成功了,运输也是个问题。”苏青青皱着眉说。

    这儿可没有什么封闭装置,更没有冷柜什么的。

    “也就是说只能京城或者是青州的人可以使用呢?”纪莫言的眉头也皱起来。

    要是那样,疫苗的生产还真没有太大的作用。

    “理论上是这样,不过,如果我们能做出一个封闭装置和冷柜,这个难题就不存在了。”苏青青笑眯眯地回答。

    “这点儿难不倒你吧?”纪莫言看着她肯定地说。他的心里有些懊恼,这样优秀的女子,自己怎么就比李元楚那家伙下手晚了。

    苏青青真的是一个和京城里那些大家闺秀一点儿也不一样的奇女子。即使入住东宫,依照他看来也完全够格。

    “暂时将这个问题放在后面,先将试验的人搞定再说。”苏青青伸了一个懒腰说。

    “明日就可以到牢狱中去。”纪莫言看着她说,“不过没有天花的发生,我们怎么能知道这种疫苗管用不管用呢?”

    “只要打针的人没有事,疫苗就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在今后的实施中,或许会有极少许的人会出现不良反应而丧命。”苏青青看着他说,这是最坏的结果之一。

    “也就是说不是完全管用。”纪莫言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了。

    “是。”对于这一点儿,苏青青并不想瞒着他,“还有,要是天花出现了,这种针就不能打了。”

    原来如此,纪莫言心思重重。

    苏青青倒是没有什么烦恼,反正这件事和她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可以说也不影响他们苏记的生意,只不过是看到渭城百姓饱受鼠疫一时起得同情心而已。所以,皇上最后要怎么做,就不是她要考虑的事情了。

    “本世子知道了。”纪莫言性意阑珊地回答。

    第二天早上,苏青青等太阳升的老高才起床,让等在花厅里的纪莫言硬生生喝了一大壶的茶水,她这才出来了。

    “郡主,怎么没有去学堂?”苏青青看着景宁疑惑地问。

    “今天是大日子,我和你一起进城去。”景宁睁大眼睛兴奋地回答。

    “那儿可都是死囚,有什么好看的?”苏青青撇撇嘴回答。

    “天花疫苗是多么重要的事情,我才不要错过了。”景宁抱着她使出撒手锏——撒娇。

    “行,你愿意去就去呗。”苏青青架不住了,“你吃过饭没有?”

    “吃过了。”景宁笑眯眯地回答。

    “她吃过了,本世子还没有了。”纪莫言不满地插话,“你看看天色,眼看着都要到中午了。”

    “到了中午怎么呢?打针又不讲究时间。”苏青青回了一句。

    这时候,半夏几个端着早餐进来了,她坐下来停止战争。

    纪莫言有吃的也住了嘴,两个人难得和谐了一次。

    吃完饭,苏青青这才不慌不忙出门。

    外面学子们已经将要用的医学器材都准备好,放在了马车上。

    “走吧。”苏青青拉着景宁上了马车,而纪莫言也跟着上去。

    “世子不骑马吗?”苏青青看到他问。

    “外面太冷,本世子没那么傻。”纪莫言洋洋自得地回答。

    苏青青才懒得理他了,一路上和景宁叽叽喳喳一直说到了青州。

    纪莫言看着两个女孩子聊得火热,也不插言。不过他的心里暖洋洋的,一点儿也没有觉得两个人呱噪。

    “就是这儿。”纪莫言指着一座高墙说。

    “下官见过世子,见过郡主。”府尹大人早就在这儿候着了,见到他们过来赶紧行了礼,“苏姑娘。”

    “进去吧。”纪莫言此刻也板起了脸。

    这是苏青青第一次到牢狱中来,里面阴暗潮湿,每一个犯人都是眼神呆滞,脸色麻木,见到他们进来,一个个全都发疯似的涌到了铁栏杆遍,冲着他们伸出手,想去抓住他们。

    景宁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她躲闪这避开这些人鸡爪子的手,“表哥,换个地方吧。”

    “将人犯带到专门的房间中去。”纪莫言板着脸吩咐。

    “是,来人,将准备好的人送到长排房子中去。”府尹威严地吩咐。

    立刻外面进来一队人马。

    领头的人苏青青认识,他是李元楚的人,一个名字特别有趣的人——通行证。

    “娘的,这么能吵,看来吃的苦头还是少了。”他大声吆喝一句。

    吓得监牢里的声音一下子小起来了。

    “上去吧。”纪莫言护着两个女孩子。

    苏青青点点头,“打完针,也不能让他们回到原来黑暗,潮湿的环境中去,得等到明天清晨,观察完了才可以。”

    “还真麻烦。”纪莫言皱着眉头嘀咕。

    “要是病人发烧,那就前功尽弃。而我们也不能判断是由于疫苗本身有问题还是环境造成的。”苏青青耐心解释,给这个医盲做了一些知识的普及。

    “将房子准备好,人员到位。”纪莫言二话没说,立刻吩咐下去。

    苏青青到了专用的房间,和过来的人都换上了防护服。

    “小姐,他们不配合则那么办?”白芷担忧地问。

    “有世子和府尹大人在,你担心什么。”苏青青安慰她。

    纪莫言在一旁听了,大男子主意开始膨胀,这种被人信任的感觉让他通体舒服。

    “怕什么,要是他们不听话,本郡主拿鞭子抽死他。”景宁依旧有悍女的风范。

    “放心好了,有本世子在不用你们担心。”纪莫言笑眯眯地说。

    苏青青是真的不担心。

    等他们到了房间一看,几个人都彻底无语了。

    只见几个担架上扎扎实实绑了五个人,他们的下巴都被人下掉了,一个个只剩下眼珠子能动。

    “将他们左胳膊的上面露出来。”苏青青吩咐。

    几个人虽然都是亡命之徒,可是见到苏青青他们穿着古怪的衣袍进来,手里还拿着细细的从未见过的针筒,一个个还是露出害怕的神情,从他们眼珠子围绕着苏青青几个人转就可以看出来。

    “放心好了,这件事做好了,也算是你们为大庆做了一件好事。”通行证在一旁嚷嚷。

    几个被绑住的人听了,心里更加害怕起来,他们想挣扎着跳起来,却浑身无力。

    学子将装疫苗的瓶子拿出来,苏青青则用针筒将疫苗抽吸出来,然后走到一个大汉面前蹲下。

    这时候,早有侍卫将这些家伙的左胳膊露出来了。

    苏青青用浅浅地扎下去,很快一只药水被推进了大汉的身体。

    大汉闭上眼睛等死,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

    他艰难地转过头眼睁睁看着苏青青将另一支药水推进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里。

    打完针的人立刻被送到了边上房间里隔离起来。

    五十个人有男有女,不过年纪方面却存在一点儿差异,苏青青有些担忧,因为没有幼儿可以试验。

    而天花往往是从婴幼儿开始感染的,他们才是真正的高危人群。

    五十个人很快就被注射完了,苏青青脱下来沉重的防护服,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可惜没有孩子在。”

    “谁说没有的。”纪莫言冷眼回答。

    “有孩子?”苏青青吃了一惊。

    不是说送过来做试验的都是一些该死的死囚犯吗?

    在她的疑惑中,很快就有女牢头送进来十个孩子,他们最小的孩子啊襁褓中,看起来只有几个月,最大的也就七八岁,正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很不安地看着苏青青。

    看到这些单纯的孩子,苏青青一下子呆住了。对死囚犯她可以面不改色下得了手,可是面对这么无辜的孩子,她真的狠不下心来。

    “他们都是要被杀头的人,所以你不用担忧。”纪莫言是在杀戮中走出来的人,自然冷血无比。

    “可他们是无辜的。”苏青青瞪着他。

    紫苏几个很快也站到了苏青青身边警惕地看着他。

    纪莫言见到她说翻脸就翻脸,气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无辜?他们出生在大家庭受到大家庭的庇护,那么父母的错同样他们也需要承担。”纪莫言冷冷地说,“苏青青,你今后要面对的有很多,但是过度的善良其实是一种懦弱的表现。”

    纪莫言对她说话的语气都是不正经的调侃形式,忽然用这么严肃的语气和她说话,苏青青一时间还真没有转变过来。

    “表哥。”景宁听到他的语气重,跺着脚瞪着他。她是从王府里出来的,从小到大靖王爷给她灌输的也是忠于君行事于臣的思想,所以纪莫言说的话,景宁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明知道纪莫言说的是正确的,可是苏青青却过不了自己心理上的那一关。要是她真的做的,和当年的日本军又有什么不同呢?

    “苏青青,你看着我。”纪莫言有些恼了。他跟着来可不仅仅是私人感情在里面,更多的是奉了皇命而来,所以事情由不得他做主。

    “你对自己都没有信心吗?这些孩子就是你不做,等待他们的也是死亡。”纪莫言严肃地说,“如果用他们的生命换取了大庆其他孩子的生命的话,你还不愿意吗?”

    苏青青不愿意,她觉得事情一码归一码。

    “你让我好好地想一想。”她冷静不了。

    “好,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如果你还下不了决定的话,我会让人给他们注射。”纪莫言板着脸严厉地说。

    “你别吓着青青。”景宁在一旁劝说。

    纪莫言苦笑,要是能吓着她倒是好事情了,他也用不着这么为难。

    “青青,我知道你善良。可是表哥也没有做错,即使你不用他们做实验,他们是罪臣之子,最终也是要被砍头的。”景宁坐在她边上看着她带着爱怜说。

    “我知道。”苏青青低声回答。“可是我真的做不到。”

    “小姐,疫苗是我们自己做的,你心里有数对他们应该没有伤害。你得自己想开了才是。”半夏想了想说。

    紫苏和苏木几个是从百花谷出来的,早年这样的事情没少做。对于今天的事情她们更是无所谓,在她们看来,以几个人的身体换取无数人的生命也值了。

    这是英雄气概!

    苏青青沉声不语。

    大家都沉默了,等着她做最后的决定。

    “半炷香的时间到了,苏青青你想好了吗?”只是一会儿的时间,纪莫言就进来了。

    “如果,我用他们做了试验,他们身体无恙的话,你能将他们的命交给我吗?”苏青青看着他问。

    府尹郭焱、通行证和纪莫言都愣住了,对她提出的这个条件很是不解。

    “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拒绝。”苏青青的话开始变得流利起来,纪莫言就知道她是下了决心。

    “本王答应你。”没等纪莫言想好,李元楚的声音响起。“只要他们无恙,他们的命就是你的了。”

    古代的孩子早慧,在听到苏青青说的话以后,有几个七八岁的孩子立刻跪下来冲着苏青青叩头,“谢谢小姐搭救,我们愿意做尝试。”

    “那你们也答应我,从今开始忘记过去忘记仇恨跟着我,行不行?”

    几个孩子对视一眼,立刻答应了。“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命就是小姐的了。弟弟妹妹们的命也是小姐的。”

    “好,我给你们打一针,放心好了,出事的机会很小很小,看你们的运气了。”苏青青鼓起勇气告诉他们真相。

    几个孩子有点儿害怕,但还是点着头答应了。

    接下来打针的过程就简单很多,十几个孩子虽然害怕,但都忍着没有哭。襁褓里的孩子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你们都到房间里好好休息,过了今晚,你们就重生了。”苏青青疲倦地说。今天经历的事情,让她心神劳累不已。

    几个大一些的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