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8章 试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只有苏青云一个姐姐,范小姐不用担心,我们这辈子注定是做不了姐妹的。”苏青青冷笑声更大了。

    紫苏几个更是嘲讽地看着范绥柔,她们家小姐可是高傲之人,绝对不会和人共夫的。

    范千毅、范千正兄弟脸色铁青,他们的这个妹妹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不可理喻。大家族的嫡女更是要讲究礼数,也更注重声誉。她今天不管不顾说了这些话,要是传出去的话,太傅府只怕会成为大家的笑柄。

    李元楚的态度已经表明,他是不会和太傅府联姻。而外面的世家公子听了,谁有娶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子呢?

    “够了,绥柔,你是犯了魔怔。”范千毅在几个人当中最大,又是作为太傅府接班人培养的。遇上紧急的事情,反应也算是最快的了。当即,他就压住火气训斥了范绥柔。

    “为什么?”范绥柔一心想着李元楚,别人的话她都不听。本来来清溪村的时候,太傅和她的父母都不赞成,是她说想找苏青青说说知心话才被放出来的。

    今天一定她要将话说明白了才行。

    “即使你做不了正妃,可是有王爷的宠爱,这还不够吗?”范绥柔一脸悲愤地看着她,“从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是要嫁给霖王爷的。可是王爷却遇上了你,这么多年他对你从来都是有求必应。我进了王府绝对不会和你争宠的。”

    语无伦次,谁都听出她此刻的心情是多么凌乱。

    “对不住了,苏姑娘。”范千毅一脸抱歉看着苏青青,“她生病了才胡言乱语,我们这就带着她离开。”

    苏青青冷冷站在那儿不说话,几个丫头板着脸一脸讽刺看着他们也不说话。

    范千毅兄弟两个很尴尬。

    绿萝作为范家的婢女更是手脚无措站在那儿。

    “我没病。”范绥柔气愤地指着自己的兄长,“大哥、二哥,你们明知道我对王爷是什么心思,为什么不帮我还要阻止我呢?”

    范千毅一番好心却被误解,气的脸色铁青。“来人,将小姐带下去。”

    “等等。”苏青青看到有婆子进来,她摆摆手冷笑着阻止了。“你对李元楚什么心思我不管,但有一点儿你可能不清楚。”

    看到范绥柔不解地看着自己,她扬起恶作剧的笑容,“李元楚要想娶我苏青青,还必须就得许以正妃才能提亲。”

    “不可能。”范绥柔从来都觉得霖王妃的位置就是等着她的。苏青青的话无疑刺激到了她。

    “此外,更不能对我三心二意,一生一世只对我一个人好。”

    “你什么意思?”范绥柔颤抖着问。

    范千毅兄弟也疑惑地看着她。

    “我的意思就是,要是李元楚想娶我,王府里就只能有我一个女主人,如果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女人,就是他霖王也不行。”苏青青霸气地宣布,心里的一口恶气终于出了。

    紫苏几个生怕范绥柔受的刺激不够,还在一旁还鼓掌附和。

    “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范绥柔在刺激之余,脑子转的还快了起来,“就是王爷再宠着你也不会独宠你一个女人,你以为你是谁?要是皇上、皇后知道了你这番话,苏青青不是我不提醒你,你连命都不会有。”

    “世上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他李元楚不愿意大可不必上门来提亲。”苏青青冷笑着说,“这是我的底线。要是他愿意不离不弃,我自然会生死相依。但若是他连这点儿都做不到,我也不会像你一样自作践送上门去。”苏青青冷眼斜睨着她。

    这话很霸道,偏偏让震惊的范绥柔和范千毅、范千正无言以对。

    当然,这句话也将范绥柔变得一钱不值。

    “苏青青,真是好笑,你以为你的身份……”范绥柔还在努力挣扎,她的心里却充满了悲哀,因为她发现苏青青不是在赌气也不是在开玩笑。

    “身份?”苏青青好笑地看着她,“你是白痴吗?除去你的出身好一点儿,你还能有什么用。将你放在外面,离开家族的庇护,你就是个废人罢了。但我不一样,我的婚事是皇上特许的,他答应过我可以自己做主。同时,你别忘记了,苏记生意遍及天下,能人也是数不胜数。我怎么会没有底气呢?”

    “善妒,就这一条你就犯了七出。”范绥柔两眼冒火看着她。

    “善妒有什么不对,妒忌是因为我爱他,所以才不允许他对我三心二意。只有不爱的人,才会允许自己的夫君娶平妻纳小妾。我看你口口声声说爱霖王,估计你爱的只是你自己,或许还有霖王府的名号吧。”别看苏青青平时不声不响,也不喜欢和何人争斗。那是因为没有人惹上她。

    今天的范绥柔自作践上门被骂,她当然不会做软柿子。

    “有本事你就抢,能抢去的东西就不是我的。”最后,她还血上加盐,打算痛死范绥柔算了。

    范千毅和范千正听得目瞪口呆,几乎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苏青青真的太奇怪了,从来没有哪一个女子敢像她这样惊世骇俗。

    对,就是惊世骇俗。

    “话不投机半句多,和你说了也不明白,苏家不欢迎你。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你。”苏青青毫不客气下了逐客令。

    “你……”范绥柔本想和平解决这件事,也抱着示好的态度来的。只是没想到苏青青油盐不进,还如此嚣张,她的小脸都气得铁青,同时心底还有深深的不安。

    “请吧,范小姐范公子。”苏木阴沉沉地做了一个出去的手势。

    “对不起苏姑娘。”范千毅苦涩地道歉,心乱如麻。

    “放心好了,我答应给药就不会反悔,下午你们过来拿吧。”苏青青对他也没有好脸色。

    绿萝是范老夫人身边的人,看的人听到的话自然比较多,苏青青今天的话也是她至今听到的最让人震惊,同时又是最让人感叹的话。

    在临走之前,她规矩地给苏青青行了一礼。

    苏青青站在那儿眼中无波无澜。

    “小姐,这些话想必不久就会在京城传开了。”紫苏略微担忧地说。

    “无碍,传来就传开。”苏青青回答。

    如果李元楚连这点儿小事情都做不好,那么这门亲事也可以到此结束了。

    “范府的家教也不过如此啊。”苏子摇摇头嫌弃地说。

    “青青,范家人是不是过来欺负你了?”景宁一阵风进来问。

    在回来的时候,她正好和范府三兄妹遇上了。对方的脸色不好,不用说在这儿的经历很不愉快。

    “这儿是我的家,他们也不敢欺负我呀。”苏青青微笑着说,对于景宁这个没心没肺郡主的维护一直都心存感激。

    “可是他们脸色不好看,范绥柔那大口袋看起来很吓人哎。”景宁不放心地说。

    对于她对范绥柔起得外号,让屋子里丫头们笑成了一团。

    “郡主真厉害,那个范小姐不就是个口袋吗?”黄芪笑得直不起腰,“上一次算计了小姐,还有脸面过来。”

    “算计?什么算计?”景宁吃惊地问,“大口袋竟然敢算计你,我劈了她。”

    “就是在怀王府那一次,姓宁的下药,范绥柔其实是看到了,却装真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回去后竟然还想和小姐姐妹相称了。”连翘鄙夷地说。

    “太傅人还是不错的,就是范家的那两个孙子人品也说得过去,可惜了出了这样的一个东西。”景宁撇撇嘴说,“以后离她远一点儿。在京城中,她仗着太傅的威望到处显摆,不过她一直都做得很隐藏,表面上好像很是温柔体贴,私下里却用才学为她自己赢得了第一才女的名号。”

    苏青青点点头,“我也没打算和她深交。”

    “告诉你,将六哥看牢了。这个死女人可是一直以霖王妃自居的。”景宁严肃地叮嘱她。

    “谁说你傻的。”苏青青看着她笑着打趣,“看的比谁都清楚。”

    “本郡主才不傻了。”景宁白了她一眼,“本郡主是不屑做那种卑鄙的小人而已。”

    “她以霖王妃自居,想来你那个六哥也是有责任的。”苏青青小小的抱怨一下。

    “什么呀,六哥一直都是避着她的。之所以不愿意撕破脸也是看在范家其他人的面子上。”涉及到朝廷中的事情,景宁也不愿意多说。

    “好了,在你眼中,你那个六哥就是最好的对不对?”苏青青笑着说。

    “是。”景宁大声回答,然后又抱着她撒娇,“所以你一定要做我六皇嫂。”

    “不和你说了。”苏青青见到她越说越来劲,懒得继续和她打哈哈。“我去配药。”

    “配药?配什么药?”一脚踏进来的苏青云好奇地问。

    “有人求药。”苏青青微笑着解释,“下午过来拿药。”

    这样的情形也不是没有,医学院的学子处理不过来的急症也是过来找她的。

    惠娘进屋子来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苏青青。

    苏青青冲着她笑了笑,“娘,没事。”

    惠娘看看满屋子的人点点头。

    苏青青到了药房,带着几个丫头一起将绿萝要的药丸做了两瓶,然后封来,然后等着她下午过来拿。

    “立刻将小姐送回去。”到了村外面的客栈中,范千毅勃然大怒,“路上看好她,不要让她单独走掉。”

    “哥,你还是我亲哥吗?”范绥柔在苏青青那儿经受了打击,这会儿神情还恍恍惚惚的。没想到刚离开苏家,她亲哥哥就冲着她发脾气,她实在是受不了了。“你是不是也被苏青青那一只狐狸精迷住了?”

    “啪啪。”两记耳光响起,打得范绥柔两边脸都肿起来了。

    “你自己想死没有人能拦着你,但是你不能牵扯了整个范家为你陪葬。”范千毅一字一顿地说,“好,你也别回去了,下午随着我们一起回去。等回去后,我会让祖父和父亲好好教导你。”

    “大哥。”范千正担忧地看了他一眼,“只怕这件事传到王爷耳朵里,王爷会记恨了范家。”

    霖王李元楚与别的王爷不一样,正如他自己说的。他不用依附于任何人也能平定天下,因为效忠他的人多的去,又有靖王和长公主、威远府的支持,想不成事都难。

    近几年阿拉伯数字的推广,书店的开办等等,更是在学子中间为他赢得了无数狂热的支持者。要知道这些学子几年后将是大庆的顶梁基石,就是皇上也不能小瞧了他们。

    整个京城谁人不知道霖王心中一个女子,那个人叫苏青青。

    燕王事件,贾府宁府的衰败哪一个不是霖王的杰作?而事件的背后都牵扯到一个叫苏青青的女子。

    现在京城里的官员已经私下里已经将苏青青列为头号不能得罪之人了。

    他这个妹妹却看不清形式,直接往枪口撞,范千毅的脑袋都大了。

    他只是寄托希望于苏青青不要记恨上范绥柔。

    下午的时候,急着离开的范千毅、范千正只带着绿萝过去取药。

    “苏姑娘,家妹的话请你不要放在心上。她不能代表我们范府的意思。”范千毅苦涩地向苏青青道歉。

    “苏姑娘是奇女子,希望不要和她计较,我们真诚地向你道歉,回去后,我们会如实地禀报给祖父,好好督导她的。”

    “她根本就不值得青青挂在心上,你们以为她是谁?”景宁进来翻了一个白眼送给他们,然后连枪夹棒地讽刺了一番。

    “景宁郡主。”范千毅看到她有些发憷,心里更加着急起来。这个魔女可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哼。”景宁根本不想和他们说话。

    范氏兄弟两个尴尬地站在那儿有点儿手脚无措。

    “这是你们要的药丸,发病的时候吞一颗,这些够老夫人吃几年的。这些是你们要的山楂酒。”苏青青指着桌子上的东西说,“出了门我就不负责了。”

    “多谢苏姑娘。”看着桌子上的东西,范千毅满脸羞涩。

    “绿萝姐姐,这两套化妆品是我送给你和紫英姐姐的一点儿心意。”苏青青微笑着将礼包亲自送给了绿萝的手里。“你和紫英姐姐是好的。”

    “多谢姑娘。”感受到苏青青的情意,绿萝的眼睛里满是热泪。这么好的姑娘,小姐怎么就看不到呢?

    “这么热闹?”还没等范千毅几个离开,一道妖孽的声音响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