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七章 你要划我的脸我就剥你的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兮微一沉吟,暗恼水帝奸诈,这个题根本就是霸王条约,无论她怎么说,他总是有办法让她所说的不能实现!

    也就是说她说谁赢,那人都会输!

    太无耻了。

    她铁青着脸,冷冷地看着上座中两人得意的笑容。

    “皇上,臣妾看这白郡主也是虚有其表,看来根本不如外面所说的那么睿智呢,皇上出的题她是答不出来的呢。”

    “是么?”水帝淡淡一笑,眼中没有一点的温度,让林妃心头一惊,不禁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地打量了番水帝。

    水帝这是怎么了?既然在刁难白晨兮,她帮着嘲笑白晨兮,水帝该高兴才是哟,怎么却反而有不满之心呢?

    饶是察颜观色惯了,一时也摸不清水帝心中的所想。

    突然,她灵光一现,有些明白了水帝之所有这种表情的原因。

    她美目怨毒的刺向了晨兮,尤其是在晨兮明媚如朝霞般青春的小脸上逗留了数秒,这脸……

    竟然比她年青,比她美丽,比她清纯,比她勾人,更是比她还更象那女人!

    怪不得皇上对白晨兮会另眼相看呢!原来皇上一方面是想打击白晨兮,另一方面却是想纳白晨兮入后宫!

    不,她绝不允许!她仗着这张俏似那女人的脸成为了宫中唯一的宠妃,要是白晨兮进了宫,那么皇上所有的恩宠都会转移到白晨兮的身上,那么她还有什么可图的?

    她一定要制止这事的发生!

    她眼珠一转,突然道:“皇上,臣妾还有一个新的玩法呢。”

    “噢?爱妃快说。”

    “如果白郡主输了话,那就在白郡主的脸上划一刀吧!”

    “呯!”水帝猛得一掌击向了桌面,发出巨大的声音。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林妃吓得跪倒在地,心跳加速,没想到皇上竟然这么护着白晨兮了,既然这样,她更不能留下白晨兮这张脸了。

    她匍匐在地瑟瑟道:“皇上,臣妾这么说是有道理的。”

    “什么道理?”水帝掩住了怒意,虽然他也并不喜欢白晨兮,可是也容不得他人这般糟蹋白晨兮的,这林妃真是侍宠而娇了,看来得换个人了。

    他心中这么想着,脸上却不露声色,不让任何人窥视他半分。

    “皇上,听闻大辰国的司马王爷爱白晨兮如命,甚至成为天下女人心目中的良婿,臣妾想看看如果白晨兮没有了倾国的相貌,那司马十六还能这么爱她么?”

    水帝心头一动,他倒不是为了试探什么真情爱情的,他只是想到以濯无华千年前就爱白晨兮爱得可以抛却江山,现在濯无华等了千年了,终于又能与白晨兮重聚了,那份情自然更重了。

    如果白晨兮破了相,那么以濯无华的性子虽然不会在意白晨兮的容颜,但一定也会心疼白晨兮,定然会为了白晨兮到处寻觅复颜的良药,这样是不是能让他趁着濯无华分身乏术之时图谋一些利益呢?

    想到这里,他面色缓和,笑道:“爱妃这话有理,就是不知道白郡主有没有胆子应下呢?”

    林妃心头狂喜,这明摆着白晨兮会输的赌局,只要激得白晨兮应下了,她就能划花白晨兮那张让她看了都不心安的脸!

    她扭过头对晨兮道:“白郡主,都说你聪明睿智乃十六王爷最佳的绝配,十六王爷是大辰少有的聪明之人,想来能配得上他的人定然也是秀外惠中,另人刮目相看的吧。”

    言下之意是你若承认自己不聪明了,那就配不上司马十六。

    晨兮淡漠一笑,这点激将法她还不看在眼里!

    “林妃不用激本郡主,不过一个赌注而已,本郡主就接下了。”

    “好!”林妃大喜过望,连忙道:“白郡主果然是快人快语,彼有大将之风!”

    冷冷一笑,哼,她答应了就是有大将之风,她要不答应就是丢了十六的脸,这林妃倒是好计谋!可惜遇上了她,林妃的算计终是落了空!

    不过被人算计了不算计回去也不是她的风格。

    当下她跨上一步对水帝道:“水帝,一个赌法两个条件,本郡主是不是太吃亏了?”

    “噢?那你想怎么样?”

    “既然本郡主输了林妃要划花本郡主的脸,那么本郡主赢了的话,就划花了林妃的脸吧!”

    “大胆!”林妃蹭的跳了起来,恶狠狠的指着晨兮道:“你这贱人,竟然敢划花本妃的脸!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晨兮大怒回道:“贱人骂谁?”

    “贱人骂的就是你!”

    “噢,原来是贱人在骂本郡主!”

    “你……”林妃气急败坏,扯着水帝的袖子就哭道:“皇上,您可要为臣妾作主啊,这白郡主不过是一个外国的小小郡主,竟然敢当着您的面骂臣妾是贱人!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这不是明摆着不给皇上面子么?皇上可得为臣妾作主啊……呜呜……”

    水帝还未开口就听晨兮疑惑道:“咦林妃这话说的,你哪个耳朵听到本郡主骂你了,分明是你自己说自己是贱人的,再说了,你好好的不当人,偏偏要当皇上的狗,你这不是下贱是什么?虽然说你不过是个妃子,可也算是皇上的妾室,你居然自称是狗,那么你把你枕边人皇上当成什么了?难道是……”

    她下面的话当然没有说出来,可是不说出来却比说出来的效果更佳,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说的是什么意思!

    水帝怒哼了声,瞪了眼林妃,拂袖道:“林妃,既然赌约就要有赌注,朕与白郡主已然商议好了赌注,你既然要加注就要有容人加注的自觉!朕看就按白郡主说的办吧!”

    “皇上!”林妃吓得面无人色,她所靠的就是这张脸了,要是她破了相,她还靠什么魅惑水帝,享受三千恩宠在一身的荣耀?

    “怎么?难道爱妃不相信朕会赢么?”水帝微眯了眯眼,冷酷地看着林妃。

    “不……怎么会呢?”林妃牵强一笑:“皇上自然是神机妙算,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乃世上最聪明睿智的真龙天子。”

    “既然如此,你又怕的什么?”水帝微晒,淡淡道。

    是啊,她怕什么啊?反正不管白晨兮猜谁赢,决定权都是在她与水帝的手上,她又怕什么来?再说了,以水帝的性子,也容不得白晨兮在他的面前放肆!

    看来她真是杞人忧天了,过于在意自己的容貌倒忘了这么重要事了。

    当下她甜甜一笑,小手拉着水帝的袖子撒娇道:“皇上,臣妾只是一时间没转过弯来嘛,您可不能笑话臣妾笨噢!”

    “女人还是笨点好。”水帝轻笑了笑,一把将林妃拉到了怀里,手伸入了她的衣襟之中,林妃娇喘着,媚眼如丝看向了晨兮,示威。

    晨兮淡淡一笑,这两人真是有趣,做着这般亲密的动作,两人的眼睛却同时看向了她,林妃是示威,而水帝却是不怀好意。

    “好了,既然林妃娘娘同意了,不如就开始吧。”晨兮懒得看他们限制级的动作,直截了当的打断了他们的暖昧。

    水帝脸色微冷将林妃推开,瞬间,那才还似乎柔情脉脉的眼变得阴冷“既然如此白郡主猜吧。”

    “好。”晨兮点了点头道:“来人,拿笔墨来!”

    “为什么要写呢?直接说不行么?”林妃不解的问。

    “为了防止被人算计!”晨兮一本正经的回答,一点也不顾及到水帝的面子。

    这话说的?防止被谁算计?还不是防止被水帝算计么?这不是当着和尚骂秃子么?

    林妃尴尬地笑了笑,心中懊恼之极,恨自己为什么急于求成问出这个蠢问题,这下好了,不是送上门去让白晨兮埋汰皇上么?

    果然她偷眼看向水帝,水帝的脸阴沉的仿佛要滴下水来。

    他对着等待他命令的太监怒道:“混帐东西,没听到白郡主要笔墨么?还不赶紧侍候着?”

    小太监这才敢将笔墨拿去给晨兮,晨兮微微一笑,在纸上写下了四个字:“你赢她输”

    看着离他有十米之远的晨兮,水帝讥嘲一笑,这宫里每个角落发生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难道白晨兮以为离他这么远他就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内容了么?

    你赢她输?

    哼,那就让白晨兮知道什么是愿赌服输!

    他阴冷的转过了头,对林妃道:“爱妃下棋吧。”

    林妃连忙布起了棋,两人你来我往的下了起来。

    晨兮随意的找了个座坐了下来,就在进这殿的瞬间她就知道这殿是有阵法的,更是知道这殿内的机关,因为……

    所以她很明确的知道水帝是知道她写的是什么字的,不过,她是有意让水帝以为她是不知道的,只是为了麻痹水帝。

    看来这场赌注她……赢了!

    不一会,两人就下完棋了,如她所料,水帝竟然输了。

    林妃娇笑道:“皇上,臣妾竟然赢了您了,您可得答应臣妾一个要求呢。”

    “什么要求?”想来是赢了白晨兮,水帝心情大好,连带着对林妃也温柔起来。

    林妃大喜道:“臣妾要皇上今晚来臣妾宫里呢,皇上说好不好?”

    “爱妃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谢皇上!”

    晨兮冷眼看着两人亲亲我我秀恩爱的样子,冷笑连连,不知道一会后的林妃还有没有让水帝提起性致的本钱呢!

    “白郡主,把你写的拿来吧。”水帝见晨兮根本不看他们,仿佛他们就是跳梁小丑般,自觉没了乐趣,于是冷眼看向了晨兮,问晨兮要她写的纸。

    晨兮将纸递了上去,水帝看了眼笑道:“你赢她输,哈哈哈,白郡主,你输了!看来你得留在不丹了。”

    “还有划花脸!”林妃恶毒的补充。

    晨兮淡淡一笑道:“皇上,明明是本郡主赢了呢,你却说本郡主输了,这不是欺负人么?”

    “白晨兮,你敢耍赖?”林妃陡然发出尖锐的叫声,把水帝的耳膜都震得微疼,水帝睇了她一眼,怒道:“是赢是输岂是她能信口雌黄的?林妃你这般失态简直是有失体统。”

    “皇上……”林妃露出可怜的样子,眼泪巴巴地看向了水帝。

    水帝却懒得理她,而是看着晨兮道:“白郡主,这白纸黑字,难道你还不认么?”

    “认,当然认!”晨兮理直气壮道“刚才是水帝输了是不么?”

    “是的。”

    “本郡主写的是:你赢她?输!”晨兮自信一笑道:“本郡主又怎么赌错了呢?要输也是皇上输了呢?请皇上履行您的诺言,放本郡主回去吧。”

    水帝脸色巨变,没想到白晨兮竟然跟他钻了标点符号的空子,这明明稳赢的赌局却生生的给白晨兮破了!

    真不愧是……

    他的脸色黯了黯,正想着怎么挽回败局时,却听林妃却急道:“皇上,臣妾想到宫里还有些急事,请容臣妾先行告退!”

    说完不等水帝答应就往外而去。

    晨兮眼微闪了闪,唇间的笑意不减,不过在林妃经过她时,她有意一脚踩在了林妃的脚上,林妃痛呼了声,跳脚着跳入了离她数米的地方。

    “白晨兮,你居然敢踩本宫!”林妃痛得蹦跳着,对着晨兮怒目而视。

    晨兮笑道“林妃娘娘走得这么急做什么?难道林妃娘娘忘了你的赌注么?”

    林妃脸色大变,恨道“你这是耍诈!”

    “耍诈?”晨兮陡然冷道:“要说耍诈水帝才是先耍诈之人,要不是拿了个稳赢不输的赌局来跟本郡主赌,本郡主何至于用这种方法?再说了,这怎么能说是耍诈?这只能说是本郡主用了心机!更可恨的你明知道这赌局水帝是稳赢的,居然敢用这么恶毒的赌注来算计本郡主,那么本郡主就教你一课,那就是算计人都衡被人算计!”

    说罢,转脸看向了水帝道:“水帝,您是一国之君,刚才本郡主与林妃打赌的赌注您也是在一边见证的,现在是不是该给本郡主一个交待了呢?”

    “这……”水帝沉吟不已,倒不是他心疼林妃,不过一个女人而已,他有的就是女人,何况林妃已然越来越侍宠而娇了,快突破他的底线了,他也有些腻烦了她,破相就破相了。

    不过如果他承认林妃输了,岂不是承认自己也输了么?

    “皇上,不要啊,臣妾不要破相啊!”林妃见水帝犹豫的样子,哭哭啼啼地欲冲向水帝。

    不过晨兮早就算计好了她会这么一招,所以只一脚就被林妃困在了阵中,现在林妃感觉明明离水帝很近,仿佛伸手可及,可是却怎么走也走不到水帝的面前。

    她大惊,急怒道:“白晨兮,你搞得什么鬼?为什么你踩了本宫一下,本宫就走不出去了?你说,你弄的是什么妖法?你这个贱人!你到底是用了什么贱法子了?本宫诅咒你!诅咒造这个阵法的人不得好死!诅咒他要钱没钱,要权没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