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章 山洞骷髅(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七十八章山洞骷髅(二)

    白水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甚至醒来的时候还没意识到自己晕了过去,眼睛微睁就听见秦放有些焦急的喊自己的名字,她才猛地想起她为何会躺在这。双眼还未完全睁开,泪就齐齐滚落,喑哑着嗓子哭出声,“哥——”

    秦放愣了愣,看着她的憔悴模样,也不由心酸,将她抱住,“水水你不要哭。”

    “我哥呢?”

    “一起回来了,送到了刑部那。明月他们也在那里。”

    白水怔了半晌,才道,“苏大人也在?”

    “在……只是他现在是礼部的人,这些事估计无法插手。不过水水你放心,姐夫他不会坐视不理的,我也不会!”

    白水心无起伏,哀莫大于心死,她满脑子都是那个洞穴,在看见兄长一瞬间的崩塌感。像在漫无边际的地方走了很久很久,知道前面有出路,可走了十年二十年,突然有人告诉她根本没有出路!

    没有出路,没有目的,没有了依托。

    她努力了那么多年,最后却换来兄长的一具白骨。

    她以为自己能扛得起天地,可现在天塌了,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渺小如蚁,弱小如虫。秦放知道她难受,想叹气,又不敢,只能紧紧抱着她。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背后声音惊讶甚至是愕然,连嗓音都在发抖。秦放猛地一顿,回头看去,诧异,“母亲。”

    秦夫人看着两人还未松开的手,恼得快步上前,用力拍开白水的水,喝声,“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成何体统!你……”她的目光紧盯白水,忽然发现只着里衣的床上人胸前有起伏,再看那张脸,眉清目秀,病态娇弱,分明就是女子模样。她更是惊讶,退后一步。

    还没回过神的她察觉到背后的下人要进屋,转身怒喝,“出去!将门关好。”

    下人惊了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忙收步,将房门紧关。

    等秦夫人转过身,却见儿子已经跪在面前,“娘,水水她是个好姑娘,您不要为难她。”

    秦夫人蓦地冷笑一声,“为难?你这分明是在为难我。她不是捕头吗?不是开封府的人吗?那为什么她是个女的?这是欺瞒朝廷啊,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杀头的重罪!”

    “我知道,但水水是有苦衷的,她是为了找她哥哥,才女扮男装来了开封。”

    “那她找到了她的哥哥没有?”

    秦放微顿,“找到了。”

    秦夫人冷脸,“那就快点离开秦家,离开京都,你再不许和她有任何瓜葛。身负这样罪名的人,难道你还有本事把她娶进家门不成?”

    秦放默了默,又看看脸色煞白的白水,这才道,“她的哥哥……过世了。”

    秦夫人已到嘴边的嘲讽话不由收回,没有再恶语相向,可是发生这样的事,也是荒唐。冒用身份是大罪,这样的姑娘他也敢去碰,还带回家来,要是让下人知道……

    此时她又狠不下心将白水赶走,但放在家里就是个隐患。她看着白水,好一会才道,“恕我不能留你。”

    秦放急声,“娘!”

    “闭嘴!”秦夫人低叱,“如果你爹回来知道你做了这种糊涂事,你觉得他会只剥了你的皮吗?就连她,也得被拆了骨头,扭送到府衙去!”

    这话不假,秦放也知道自己父亲的手段。可他不忍白水就这么离开,他是她的依靠,他也答应过她要照顾她的,可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在她最痛苦的时候,他却还要送走她。

    白水挣扎下床,朝秦夫人弯身道了一身谢,便找了自己的那身官服穿。

    秦夫人见那官服已破烂,破旧的地方还有血迹,再从那薄薄的里衣看去,姑娘家本该完好无损的身体,却能看见缠了很多纱布。她暗暗叹气,能留的话,她也不想做得太绝情,可真的不能留。

    她见儿子上前给她穿衣,忽然想起儿子连自己的衣服也没穿过,又想他都这样不避嫌了,只怕已经要了人家姑娘的清白。这么一想,就更是愧疚,没有催促。

    白水穿戴好后,又向秦夫人道谢,便提步走了。秦夫人见秦放要跟去,上前捉了他的胳膊,低喝,“为娘说的话你倒是听进心里去了没有?你越是缠得紧,你爹就越会起疑,到时候她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秦放怔了怔,他一直回避的问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