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章 时光与你有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六十四章

    “你们谁是傅衡光,谁是梅溪光呀?”

    梅玖小姑娘今年六岁,虽然中文已经讲得很溜了,可看着对面的双胞胎弟弟,脑内搜刮了一番,还是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前年梅玖外婆去世,去年梅良觉工作调任,两次都恰逢春节,时隔两年多,她才盼来第二次回梅家的时机。

    “你们不认识我吗?”她歪着脑袋问,“我是梅玖姐姐呀,之前和你们在视频里见过的。”

    只见那两张一模一样的小脸抬起来,一张笑眯眯的,一张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皮都懒得动,梅玖心里突然有了答案,双手一拍,“我知道了!你是老大,你是小宝!”

    “快叫姐姐!”

    老大傅衡光打了个呵欠。

    梅溪光笑得一派天真烂漫,“姐姐好。”

    梅玖直接越过桌面去摸他的小脸,“真乖。”

    轻轻的一声“哼”从睡眼朦胧的老大鼻子里发出来,被其余两人听了个正着,四下无声,他疑惑地微微睁开眼,看到四道明晃晃的锃亮目光齐齐射过来,也只是小幅度牵动了下嘴角。

    梅溪光将头靠在自己哥哥肩上,小声“威胁”他,“妈妈说过好孩子要有礼貌……今天晚上她包了饺子,只给好孩子吃,你不乖,你那份就是我的……”

    “……姐姐。”

    “好乖。”梅玖一视同仁地伸手过去,却被傅衡光小朋友躲开,一只手摸了个空。

    另一张小脸主动地贴上她的手心,梅玖心满意足地摸了摸,好软好q,好想咬一口呀。

    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两个小朋友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梅玖讲了许多在国外的新鲜见闻,梅溪光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追问几句,好几次都把梅玖问倒了。

    “弟弟你怎么这么聪明呀!”

    “姐姐你也是呀!你懂好多呢!”

    姐弟俩互相恭维着,傅衡光伸了个懒腰从沙发角落坐起来,笑得禽畜无害,“姐姐你会背九九乘法表么?”

    “当然!”被这个高冷的弟弟搭话,梅玖竟然生出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爸爸教过我,一一得一……”

    她顺利背到了“九九八十一”。

    梅溪光拍手掌,“好棒!”

    “那……姐姐你会背圆周率吗?”

    梅玖的笑意僵在唇角,“什、什么是圆周率?”爸爸没教过她这个呀。

    “喔。”

    只有一个单音,可梅玖还是觉得自己被这个弟弟深深地鄙视了,心底翻江倒海的。

    “圆周率是圆的周长与直径的比值,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数字。”梅溪光轻声和她解释。

    傅衡光露出一个非常欠扁的微笑,“我可以背到2000位以后。”

    梅玖咬牙,“我也可以!”

    傅衡光没有说话,他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玖玖呢?”

    饭桌上,梅良觉见女儿没出现,疑惑地问。

    赵瑜好笑道,“在房间呢,说是要背圆周率。”

    “这丫头以前作业都要人盯着写,”梅良觉也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上进了?”

    赵瑜摇头。

    “叫她出来吧。她不是最喜欢吃饺子了?”

    另一边,傅衡光咬了一大口饺子,两腮胀鼓鼓的,梅苒轻拍他肩膀,“慢点吃。”

    他嘟着油光光的小嘴,“好吃!”

    “妈妈包的饺子最好吃,全世界最好吃!”梅溪光小朋友挥动着双手,不甘示弱。

    看着两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宝贝,梅苒简直甜到了心里,反倒自己没吃多少,光顾着看他们吃了。

    傅时谨看着这一幕,伸手抵了抵额,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儿子,自己倒是越来越没存在感了。

    可他由衷觉得幸福。

    这两年多来,两兄弟模样长开后,五官和他更像一些,那细致的眉眼和嘴巴却和她如出一辙,每每看着他们和自己撒娇,心一下子就软了,哪里还说得出重话来?连母亲傅兰心都多次提醒,孩子不能太宠。

    小儿子聪明活泼,老大呢虽然有些懒,可他各方面都不会比弟弟弱。

    他们是他和心爱女人的爱情结晶,而且还这么小,未来的人生还那么长,他恨不得把这世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他们……至于那些繁复的人生道理,还是等他们长大些再教吧。

    赵瑜从房里回来了,无奈地摇摇头,“她说不背好就不出来吃饭。”

    梅良觉失笑,“那我们先吃吧,给她留一些。”

    晚饭后,大人们在客厅聊天,孩子们在外面玩捉迷藏,老周婶在一旁看着。

    梅鸿远去年就将梅氏集团的事务交由职业经理人打理,只保留了商会会长的职务,闲下来就待在家养鱼养花,偶尔会一会老友,上山陪亡妻说说话,日子也算过得惬意。

    疼起两个小外孙来更是……

    “外公外公!”

    梅溪光玩累了跑过来趴在他膝上,大汗淋漓的,小脸红红地蹭着撒娇,“要喝水。”

    梅鸿远先用纸巾把他的汗擦掉,又倒来一杯温水,亲自一口一口地喂他喝下,“还要吗?”

    “啪嗒”一声,脸上挨了一个湿漉漉的吻,“谢谢外公!”

    见惯了商场的风云突变,如今到了这颐养天年的年纪,又有了这么两个乖巧的小外孙,弥补了平生许多遗憾。

    小朋友喝完水就又跑出去和小伙伴们一起玩了。

    翁婿两人又开始讨论起古董鉴定的相关问题。

    梅鸿远说,“我朋友送了我一座青龙白玉尊,待会儿你来我书房看看。”

    突然门外传来“哇”一声,傅时谨分辨出这是大儿子的声音,立刻起身跑出去。

    老周婶一脸心疼地把傅衡光小朋友从地上扶起来,“跑得太急没注意脚下的门槛,被绊了一下。”

    傅时谨蹲下来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幸好只是膝盖红了一片,其他没有什么。

    “哎,都怪我……”老周婶很自责。这么惹人爱的娃儿要是摔破相了,该多可惜啊!

    “没事,小孩子玩闹磕磕碰碰很正常。”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