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鬼戏法(撞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花圈,童男童女,纸车马,纸楼,摇钱树……”好像东西都差不多准备齐了。

    我一边点货,一边对坐在台阶上抽烟的腰子喊到“腰子快点过来装货,客户那边还等着呢!”。

    “啊,知道了,马上过来。对了棺主的那套东西送来了吗?”腰子回答。

    “没呢,我刚刚通过电话了,说在路上一会儿就到。”我说。

    腰子站起身深了个懒腰,对我说到“这天还没亮就开始折腾,我这一身彪子肉都还没醒盹呢。”

    我说“哎!腰子你要知道那棺主怎么死的,我猜你一定会三天睡不着的!”听我折磨说,腰子当即就来了精神。

    他赶紧踩灭了烟头,又一边往车上装货一边对我说“贤儿,快点给我讲讲,那天我就听说出车祸死了人,还闹鬼了!这到底咋回事啊。”

    我拿着手电冲他晃了晃,让他快些干活,还吓唬他说,这些纸货都有耳朵,别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以免惹鬼上身。

    他可能是怕沾上什么东西,听我这一说就立刻闭上了嘴巴。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一辆电动车停到了我们的店门口,随后上面下来,一个带着粉色鸭舌帽的女孩子,她手里拎着一个包裹就走了进来。我一看是我们订的货到了,就迎了上去。

    看到我她说:“你好,请问这里是新路街37号白布寿衣店吗?”

    我点了点头说:“对,就是这,这是我们要的货把!”

    我接过她手里的包裹问她:“多少钱?”。

    她说:“1300百元整”。

    接着她往店的里面张望了几下子,然后指着里面说到:“那个,娃娃好可爱嗷!”。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屏风后面一个小童男,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了地上,灯光投到上面,看过去切实有几分可爱。

    她说着就要走过去,我一把就拉住了她,并小声的对她说:“那后面有棺材去不得。”她一听到棺材这两个字,可能有些畏惧了,不敢在去那里了。

    其实后面根本就没有棺材,我只是怕她走近了,知道那是个纸人,到时候会真被吓到,而且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会担责任。因为这种事情没人说的准。

    我打开包裹,确定是我要的货无误后,便给这女孩结账。我转身拉开抽屉,拿出我的钱包掏钱给她。

    正当我要往外拿钱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子。我发现钱包里的钱竟全部都是冥币!我咽了一口唾沫,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因为九叔(寿衣店老板)说过干这行,要是遇不到不奇怪的事情,那就太奇怪了。

    虽然我没有见过神啊鬼啊,但是这怪异的事却听了不少。哪想到今天还让自己给碰上了,不过我也不太确定,刚才我点货的时候,腰子在店里呆了一会才出去,会不会是他干的?

    现在想不了那么多了,不管是人干的还是鬼干的,得先把这个女孩打发走。

    我转过身对那女孩说:“那个,你稍等一下,我去车上给你拿钱。”

    此时腰子已经把货装完了,正往店里走来。

    我跟腰子走了个对脸,我说:“腰子你看着那小姑娘点,别让她到处乱看。”腰子嗯了一声进去了。

    我点着了颗烟,又从车上的包里数了1300百块钱,这才回到了店里。我刚要说话,就看到腰子坐在侧面的沙发上,对我挤眉弄眼,他先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然后指了指那个女孩,又指了指自己的左侧肩膀,紧接着他又做了个鬼脸。

    看意思像是让我看那女孩,看那女孩的左肩膀,而且最后还做了个鬼脸,难道有鬼!

    我慢慢的转过头,去看那个女孩,她现在正披散着头发背对着我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一个放在那里雕塑。我轻轻抽了口烟,小心的移动着身体,并往她的左肩膀看去。

    一下子我的烟都掉到了地上,我看到在她的肩膀上面,有一只小手,那好像是个小孩子的手,那小手安静的抚在她的肩膀上,看不到胳膊和身体在哪里,就只是一只小手而已。鬼这是鬼!TNN的真撞到鬼了!

    我一下子就懵了,想往外跑,可是这身下的两条腿,却已经抖的拉不开步子了。刚刚看到钱包里的那些冥币,由于我的不确定,我只是有点担心和害怕。

    可现在我看到了,那只凭空出现的小手以后,那种害怕一下子就被恐惧淹没了。我用手掐着自己的大腿,努力想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种局面。

    大约过了十几秒,我突然想到,后院坛子里的那些鸡蛋!因为九叔在出差前说过,要是他不在的这几天里,出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那鸡蛋可以帮我们解围。

    想到这,我紧绷的神经稍稍的放松了点。我看了看腰子,他坐在那看着我发呆,不知道他是不是神经紧张过渡,眼睛里出现了好多血丝,看的我非常不舒服。我冲他比划手,看他有反应,才知道他没事。

    我示意他,趁那个女鬼还没动,我们赶紧从沙发侧面的门出去,到后院想办法。

    看他打了一个OK的手势,我就知道他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我们同时,都做了一个准备的姿势,一下就冲出了这间屋子,猛的的往后院跑去。后院有十几个坛子,全部用胶泥封着。

    我顾不得那么多,直接拿砖头就拍开了两个坛子。瞬间那坛子里,冒出一股让人闻了,就忍不住想吐的腥臭味儿。我捏着鼻子,心说TNN的,这得放了多久了,这鸡蛋怎么TM这么臭,我C不不会是用大便腌的鸡蛋吧!这鬼的口味,这也太重了吧,喜欢吃这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