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雪白了嫁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几日了?”迎着冬雪,琉璃纤瘦的背影依在布满雪花的窗咎前,如玉藕的纤指戳破了窗纱,寒凛的风吹过她如白玉的肌肤,凝了一层冰霜。

    “格格,第二日了。”一个宫娥烧了些银碳,屋子内暖烘烘的。

    琉璃的指尖冻僵了,暖炉被她撇到了一边儿,她垂下的眼眸染了一层氤氲,她抚上了额,掩饰她的泪:“嫁衣……可做好了?”

    “格格……”宫娥欲言又止,想劝说一番却将话吞到腹中,只好应着:“做好了。”

    “那便好。”琉璃松了口气。

    宫中要有一场喜事。

    皇上之子大阿哥永礼要迎娶太傅之女元霜为福晋。

    早在一个月前就将皇宫上上下下布置的红红火火,四处洋溢着喜庆的味道。

    有人欢喜有人忧。

    琉璃是宫中的四格格,但宫中的人都知道她不是皇上的亲生女儿,那年狩猎,皇上不小心被野兽夹夹住了脚,在山上采药的小琉璃救了皇上,皇上后知她无父无母,一时起了怜悯之心将她带入宫中,册封她为四格格,但,皇族终是认血亲,所以她也在宫中落的冷清,将她打发到了一处僻静的宫殿。

    坎坎坷坷,琉璃也长大了,出落的愈发标致,她若琉璃般璀璨令人过目不忘,所以取名琉璃。

    豆蔻年华的琉璃却起了少.女.之.心。

    御花园采露珠的她恰巧遇到了久未谋面的大阿哥永礼。

    面若中秋月,姿如玉树临,潇洒龙虎步,风流倜傥处。

    那惊鸿一瞥却让琉璃负了她的情。

    血红色的嫁衣刺绣着鸳鸯成双,流苏摇曳,锦绣繁华,琉璃命宫娥将嫁衣取来。

    端着嫁衣在手里轻轻的抚着,忽地发现缎子上竟少绣了一只鸳鸯,她大怒:“这是谁干的,这是谁干的,鸳鸯呢,另一只鸳鸯呢。”

    宫娥‘扑通’跪倒在地:“格格,这是……这是大阿哥吩咐的。”

    “永礼?”琉璃忽地怔住,喃喃的唤着这个名字:“你怎能这般无情无义,你娶了她人为福晋,你让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格格,死心吧,你和大阿哥不该在一起啊。”宫娥跪地劝说。

    琉璃的情绪激动起来,苍白的指尖捏着嫁衣,踉跄的从长塌上滚下来,栽倒在地,掐着宫娥的脖子:“你胡说什么,你胡说什么,他会娶我的,他会娶我的。”

    宫娥差点儿被她掐断了气儿,琉璃瘫软的松开她:“去,给我拿针线,我要亲自将另一只鸳鸯绣上。”

    她不懂针线活儿,那双灵巧的手只为抚琴而生。

    刺破的手指染着鲜血湿了嫁衣,不知是泪还是血。

    歪歪扭扭的鸳鸯绣好,琉璃将它叠好压在枕下,喃喃的躺在玉枕上:“明日,明日我便可以为他穿上这嫁衣了。”

    她睡了,睡的很熟,睡梦中唇角还在上扬。

    银碳‘刺啦刺啦’的燃着。

    睡梦中。

    一双陌生的大掌温柔的抚过她的发丝,她的额头,她的脸颊,还有她的泪痕。

    湿软的唇印在她的唇瓣儿上。

    魅惑若山谷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琉璃,你这是何苦,他怎能给你幸福。”

    嫁衣在玉枕中抽走,散落,一把剪刀顺着盖头,顺着嫁衣一剪两半。

    一如他们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情。

    -本章完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