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章二百三十三 愿人长久,千里婵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哇……”格日乐又惊喜又惊讶的歪着脑袋看着平坦的小腹:“这里面真的有一个小宝宝吗?”

    格日乐单纯的样子煞是可爱,琉璃抚着点头:“恩。”

    “真有趣。”格日乐忽地将视线落在有些郁闷的南宫逍遥脸上,恶趣味儿的笑了笑:“南宫逍遥,我也想要一个小孩。”

    闻言。

    南宫逍遥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伸出手掌赏她一个巴掌:“瞎说话,找死啊,小心我把你送到你爹那去。”

    “你敢吗?”格日乐不怕他的挑衅,跳着脚激他:“把我送到我爹那去,你可就回不来了,就在那当本公主的压寨夫君吧。”

    “去一边去,谁当你的压寨夫君。”南宫逍遥捡起两个石头子朝她砸去。

    她闪躲,嘿嘿的笑:“砸不到,砸不到。”

    他们你追我赶的让学士府热闹了起来。

    白瑾泽搀扶着琉璃朝正房走去。

    倏然,白瑾泽蹙起清眉,眸底一闪而过一丝痛苦的表情。

    “瑾泽你怎么了?”琉璃担忧的问。

    白瑾泽迅速将那股神情克制住,朝她笑笑,宽慰的说:“昨夜吃的着凉了,有些难受。”

    “一会儿给你泡一杯人参茶。”

    “好。”

    他们嬉笑的了一会儿,伫立在远处的南宫逍遥一瞬不瞬的将方才那一幕全部收入眼底。

    他打发格日乐去陪琉璃,跟着白瑾泽去了御膳房。

    御膳房里,白瑾泽眯着眸子,痛苦的神情顿现,他挽起了袖袍,经脉凸起,涌出的经脉不再是黑色的,而是黑色的经脉,黑色的经脉扩散的愈发的厉害,似乎要将白瑾泽整条手臂的经脉吞噬掉。

    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将那黑色的经脉打算运功全部压下去。

    阳光被人影挡住,南宫逍遥靠在门口幽幽的说:“天下奇毒排第三,名为黑毒,这种毒是别人用内功强行传给你的,你却只能收着,若是中途将他打飞你们会玉石俱焚,但你若收着了,你就会常年饱受这种黑毒的撕心裂肺啃噬之痛,这种黑毒会一点点的吃掉你所有的经脉,直至你萎缩而死。”

    他的步子踏进来,凝着他的清眸:“是那黑衣人干的。”

    白瑾泽克制住那撕心裂肺的吞噬之痛:“恩,现在毒性愈发的深。”

    “无药可解!”南宫逍遥一字一句的顿。

    他有些难耐的闭了闭眼,清眸染了一层悲伤:“也许这就是命,当所有的事情全都解决后,我也会烟消云散。”

    “不打算对琉璃说?”南宫逍遥靠在碗架上问。

    白瑾泽清眸眯起:“不能告诉她,她现在怀有身孕,不能激动。”

    “所以呢?”南宫逍遥哼笑着,把玩着一个才洗过的瓷碗,吹走了水珠,挑眉看向他:“所以你打算一直瞒着她?直到死的那一天?”

    他放荡不羁的样子在白瑾泽眼底只是忧伤的表现。

    南宫逍遥是难过的,白瑾泽若是一年后死了,以后的日子他该多么的寂寞。

    指腹打滑,‘啪’的一声,瓷碗碎了。

    南宫逍遥一惊,为掩饰住他的慌张,蹲下来拾起瓷碗的碎片。

    恰时,一双手掌覆在瓷碗上,他声音沉沉,似是做了许久的决定,道:“南宫,答应我一件事。”

    *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

    斑驳的树影跳跃在阁窗上,琉璃眼眸满满都是怀有身孕的惊喜,格日乐时不时的小心翼翼探出小手摸一摸。

    她的笑容若出水芙蓉,纯净,像个容易的满足的孩子似的。

    散步在弯弯的小桥上,白瑾泽凝着学士府,凝着窗阁内的佳人。

    有些时候,绝望比伤心更轻松吧。

    三日里。

    白瑾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尽职尽责的做一个好夫君,每日早晨迎着第一缕晨光将细细的吻落在琉璃的额头上,鼻尖儿上,唇瓣儿上。

    怕痒痒的琉璃会来回闪躲着,在嬉笑声睡醒,会像一个懒洋洋的树獭挂在白瑾泽的脖颈上腻歪一会儿。

    她喜欢这样的日子。

    懒洋洋的,有爱着的人陪伴着她,有她眷恋的阳光。

    白瑾泽学习了许许多多的菜肴,每日都换着样式给她做,她吃的腮帮子鼓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